返回列表 发帖

小人怀土

   小人怀土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按照孔圣人的标准,我和燕归来还有寨牙老团和李姐也还有许许多多昔日的知青都属于“怀土”的小人。

 离开农村已经三十多年了,总忘不了当年分给我的那块自留地。碧绿的青菜、彤红的辣椒、肥硕的南瓜、鲜嫩的豆角,一份辛勤一份收获,于单调孤独的岁月里存一份寄托和期望。退休后选择在县城的郊外定居,看中的小区一楼有诸多不足,但房前屋后各有一个小院,颇为中意。自己动手围起竹篱木栏,前院做了花园,后院当作菜地。初来时都是建筑垃圾,四处寻找适于种植的好土和粪肥,饮食店老板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开辆小车来捡烧过的藕煤,说:“老班子,你帮我出垃圾好是好,不过有话在先,我是没工钱给的。”我答:“只要你不找我要钱就好”。如获至宝拉回家,拌以猪粪鸡粪改良。渐渐地,园里有了生机,从此四时有花草,四季有菜蔬。种子生根发芽,长出青枝绿叶,舒展藤蔓,开花结果,秋冬凋谢,却又孕育着新的生命。与土地亲近可以真切地观察生命的过程、感受生命的可爱。

怀土的人不在少数。荷塘的绿园有块好菜土,在我心目中比那幢被称为“历史文物”的建筑更亲切。张老三和雪雪的“屋顶菜园”堪称典范,老团兄和李姐的乡郊农家,喜欢去拜访的就更多了。

    二月春风似剪刀,剪裁出初春的景色。我们邀上夏姐和马灯到安沙的乡村去看望老团和李姐。早几天打电话,得知他们的菜地已经开始下种了,去取取经。

a1.jpg
2011-3-17 10:06

接到电话,老团兄早就等候在门前了

a2.jpg
2011-3-17 10:06

李姐不知是扯大蒜还是地菜子

 

a3.jpg
2011-3-17 10:06

老团兄家门前的菜地

a4.jpg
2011-3-17 10:06

鲜嫩的生菜

a5.jpg
2011-3-17 10:06

大蒜好似青纱帐

a6.jpg
2011-3-17 10:06

听说还有一块菜土没有挖,马灯兄扛起锄头就出发,“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a7.jpg
2011-3-17 10:06

好多年没有这样排队出工了

a8.jpg
2011-3-17 10:07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a9.jpg
2011-3-17 10:07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b1.jpg
2011-3-17 10:07

除草是夏姐的专长

b2.jpg
2011-3-17 10:07

喊吃午饭了还舍不得走,下次再来

b3.jpg
2011-3-17 10:07

丰盛的农家风味

b4.jpg
2011-3-17 10:07

朋友相聚,好天气,好心情

b5.jpg
2011-3-17 10:07

狗狗毫不谦虚地占据中心位置,任你高谈阔论,听不听由我。

 

让思想自由地飞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