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随犟牛到乔口慰问抗日老兵。

 

随犟牛到乔口慰问抗日老兵。

  

   上次在瑶池山寨,犟牛约我随他们去乔口慰问抗日老兵,今日上午8点40,我应约到四方坪德雅路口等犟牛的小车。十点半,我们一行五人抵达乔口。


   抗日老兵龚先生年己92岁,是黄浦老兵,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尽管他老人家为抵御日冠奋战疆场,解放后却当作国民党的残渣余蘖视同“反革命”遭受了歧视和不公正待遇,妻子因而离异,无儿无女孤寡一人,老病缠身屎尿在床生活己不能自理,晚景十分凄凉,日前栖身在乔口大湾八队一家简陋的私人养老院内。


 

   车到乔口河坝后,我们直奔大湾八队,路遇一妇人,我们停车问路,不想这妇人正好是这家私人养老院的,请他上车带路我们顺利地找到了抗日老兵龚老先生,此次活动详细报导由念想写,我仅发点照片以志此义举。

SANY0095.jpg
2011-12-28 23:32

下堤后顺着这条乡村小路走

SANY0094.jpg
2011-12-28 23:32

到了私人开的乡村养老院

SANY0098.jpg
2011-12-28 23:33

这位乡村妇女就是私人养老院的老板

SANY0159.jpg
2011-12-28 23:33

这里住了七位老人,条件十分简陋,没看见空调,这是为老人准备的饭菜。

SANY0099.jpg
2011-12-28 23:33

念想在拍照

SANY0057.jpg
2011-12-28 23:32

在一间小房里找到了坐在轮椅上的龚老先生

SANY0070.jpg
2011-12-28 23:32

燕归来送慰问金给龚老

SANY0072.jpg
2011-12-28 23:32

老人高兴地戴上了抗日纪念章

SANY0080.jpg
2011-12-28 23:32

黄浦后裔给老人送了羽绒服,糖果、一箱牛奶、挂历、慰问金等,老人激动得手发抖,想写几个字—个字也写不出。

SANY0089.jpg
2011-12-28 23:32

犟牛在了解老人当年与日冠激战的经历。

SANY0116.jpg
2011-12-28 23:33

听老人讲那过去的事情

SANY0129.jpg
2011-12-28 23:33

刘英给老人读市黄浦协会给抗日老兵的慰问信。

SANY0133.jpg
2011-12-28 23:33

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SANY0141.jpg
2011-12-28 23:33

老人挥动手势给我们唱黄浦军歌,闻者无不动容。

SANY0145.jpg
2011-12-28 23:33

92岁老人不失军人本色,在轮椅上给我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SANY0155.jpg
2011-12-28 23:33

老人翻看黄浦相册寻找同学和战友

SANY0163.jpg
2011-12-28 23:33

SANY0165.jpg
2011-12-28 23:33

老人太可敬太感人也太可怜了,我们又开车到乔口街上给老人买了桂园、桔子、蛋糕和一箱八宝粥送去。

SANY0147.jpg
2011-12-28 23:33

依依惜别。

 

   我为犟牛、燕归来、念想、刘英等黄浦后裔对抗日老兵的关爱深深感动。


 

   这次乔口行,因为我承诺参加长沙知青家园的春节节目的首次排练,为了赶时间,念想刘英虽初来乔口,路过乔口美景却没下车玩,犟牛虽十分疲劳,仍开车送我到湖开职工活动中心参加了家园节目的首次排练。谢谢犟牛夫妇。

SANY0104.jpg

回复 1# asd99999

 

 

 

         国 魂 

 

 

 

TOP

回复 1# asd99999

犟牛做的是大好事!

向犟牛兄学习!

TOP

回复 1# asd99999

 

这样感恩积德弘扬抗日丰功伟绩的事情,让人感动!大家辛苦了!

文章为率性之作,得失在一笑之中。
惟愿遇见的你是睿智的

TOP

回复 4# 一笑了之

 

            59兄办事真是不知疲倦,6点多起床,提早赶到集合地点,与我们跑乔口一趟,回来又赶去参加长沙知青栏目排练节目,深夜还处理照片、写帖发帖。不说谁也不会想到他已年近七十,而且是相当严重的糖尿病患者,的确令人敬佩。


    在长沙市黄埔军校同学会的名册里有龚奇谋老人的名字,但已经多年失去联系,不知近况,念想的父亲是岳麓区黄埔同学会的分会长,多次要去找龚老而未知音讯,念想也多次念叨着龚老。最近,无儿无女的龚老的唯一亲人侄儿与侄媳妇找到市委统战部反映困难,这才得知龚老寄养在乔口农家。受统战部和市黄埔同学会的委托,我和燕归来、念想、刘瑛一起去看望,因为59兄对乔口很熟悉,便邀他同行,不仅问路方便,必要时也可以由他联系乔口的书记对龚老给予关照。59兄推掉家里的急事,欣然应允。


    龚老不久前中风,不能行走,记忆也模糊了,他记得清楚的只有:他是黄埔军校武冈分校18期毕业,分配到79军暂编6师,任上尉通讯参谋,在湖北前线参加抗日,师长赵季平。抗战胜利后回到老家长沙天顶乡当小学美术老师,后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分子”帽子监督劳动。另外记得清楚的是《黄埔校歌》,他与我们一起唱,一句不差,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刘瑛读慰问信给他听,他在轮椅上挺直身躯,不时激动地点头。


    老人薄薄的棉衣里只穿着一件棉毛衫,我们为他换上志愿者捐献的羽绒服,老人冰凉的手渐渐暖和了。刘瑛把自己的手套脱下来给老人戴上,老人一再谢谢。他只提出了一个心愿:想要回老房子再看看。我答应与他的侄儿侄媳联系,尽可能满足老人的心愿,接他回家过年。晚上我与龚老的侄媳通了话,伯伯(龚老)是五保户,享受低保待遇,每月有200多元,寄养费每月要交1100元,不足部分由他们(侄儿侄媳)补贴。老人建有两间房子,现在人去楼空,空着无人居住。养老院提出老人难照顾,要么加钱要么走人,他们才找统战部反映困难。我们约定过几天面谈。


    看到老人的处境,我的心在流泪,对不起,我们来得太迟了!可敬的老战士,在您最后的日子里,我们还能够为您做些什么?

让思想自由地飞翔!

TOP

你做了好事,好人有好报,功德无量

TOP

    看完这幅帖子我喉咙都堵住了,真不知讲什么才好,老人在晚年有你们来看望他,关心他,肯怕是人生第一次。你们黄埔后裔真的是凭着良心做事,我想任何人都会被你的所做所为而感动,向你们致敬!

 

   谢谢59兄的报道,天冷了,你和犟牛兄的身体都不很好,望你们多多注意身体。

TOP

回复 5# 犟牛

 

        比起那些含冤去世的抗战老战士来说,龚老好像是幸运的。其实,走了的人才是幸运的,至少他们脱离了苦难。无儿无女还长时间忍受历反的待遇等等,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能熬到今天,委实不易。你和夫人长时间从事这桩慰藉良心,利在后人的事情,我敬你!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给个言语,力所能及的话,本人绝不会推诿。

文章为率性之作,得失在一笑之中。
惟愿遇见的你是睿智的

TOP

老人太可敬也太可怜了,看了之后只觉得心酸,我们能怎样?只能说需要我们的时候一定尽绵薄之力。

TOP

关爱抗战老兵八群  187167014

12月7日迎接三位抵深老兵:http://www.ilaobi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513

TOP

   感谢你们为抗战老兵所做的一切,值得敬佩。好人会有好报。

TOP

回复 5# 犟牛

          看了此篇报道,胸口堵痛,眼泪溢出,老人太可怜了。谢谢你们为他送去温暖!让他在风烛残年感受到了被关爱。

   向你们致敬!你们做了好事,好人有好报,功德无量!

 

 

 

 

 

 

 

 

 

 

 

TOP

 

                   向抗战老兵致敬!向一切关心抗战老兵的人们致敬!

TOP

回复 1# asd99999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仅凭着手握一张写有一串电话号码的纸片,要去乔口乡下寻访一位未曾谋面的抗日老兵。电话打过去竞然传来欠费停机的回复。这位老兵龚奇谋先生无儿无女,我们下定决心要找到他。于是请59兄这位乔口通帮助,59兄古道热肠满口应承。于是我们顺利实现慰问愿望。

    谢谢59兄!

TOP

    向你们---最可爱的人---致敬!!!

 

SANY0116.jpg

健康快乐的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TOP

 

     向抗日老兵们致敬!对犟牛夫妻长期坚持这种义举深表感动,感谢!祝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多多保重!

TOP

    值得关怀的老人,为你们的热心肠所感动!
我智慧的小船高扬着帆,航行在较平静的水面上,把那苦恼的海抛在后面了……(神曲)

TOP

你们的善举和崇高的大无畏精神深深感动着我们!

向你们致敬!

TOP

回复 5# 犟牛

 

犟牛兄,你们的爱心实在令人感动,好人一生平安!佛佑你们!

 

 

谢谢你托我兄转交给我的书。

 

 

向你和燕归来姐姐问好!

揉动琴弦,情随波涌,无边的思绪 缠绵如梦

TOP

回复 19# 琴思清远

 

          寻找龚老的过程,念想介绍得很详尽了,59兄和芳草连天也各发了一个专帖。我想补充几点思考:


    一、“陈香满私人敬老院”是一种家庭寄养老人的方式,只是一栋农舍,正房和楼上是主人居住,旁边搭建的偏厦才是7位老人的住房。低矮的三间房里各开了两三个床铺,只留下仅容过人的走道。老人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龚老算待遇好的,一张大床,床的里面半边可以放箱子和杂物。房间的另一张床是女老板的丈夫睡,晚上便于照顾龚老。老板丈夫也有烦言:龚老晚上要起夜三四次,难得照拂。今天早上又把屎尿拉在裤子上了,又要换。所以才提出要么加钱要么接回去。


    二、我问老板:你这也应该算是公益慈善事业,政府有补贴资助吗?陈老板说“没有一分钱扶植,也没人管”。这种家庭寄养既无扶植也无监督,容易流为生财手段。夫妻二人(也是病人)照看七位老人,月收入近8000元,在农村算可以的了,比种田、打工合算。我估计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最多10元,一个月就300元,但老板埋怨说:肥皂牙膏洗衣粉卫生纸都要用我的,开支不秀气呢。在城市里请个保姆,光是月工资1500都请不到。


    这里寄养的老人多半是互相打听介绍来的,龚老的侄媳妇告诉我,龚老原来独居(他们相隔几里路),请过保姆,保姆居心不良,把龚老家里的钱物都拐走了。他们村有3个老人寄养在这里,他们也是听说后送龚老来的。现在不仅是城市,农村也面临相同的问题,无人照顾。当然,如果管理得好,有扶植有监督,家庭养老也可以是一种好方式。


    三、我问龚老平时做些什么?龚老说不做什么。看电视吗?不喜欢看。看书看报吗?没有。打打牌吗?前几天打牌起身摔了一跤,现在不能打了,头晕。龚老7月份送来时可以拄棍行走,天气好到户外坪里晒晒太阳,现在完全不能走了,整天卧床。看到我们来,把他扶到轮椅上坐着。这里的老人没有任何医疗保健设施也没有任何文化娱乐设施(除了一张麻将桌),每天只是到时开饭,其他时候就呆呆坐着,等着最后时光的降临。我们老了也会这样吗?想一想,不寒而栗。


    四、怎么办?91岁的龚老没有多少日子了,抗日老兵的晚年不应该猪狗不如,坐着等死。从目前情况来看,金钱和物资还是次要的,主要是需要具有爱心的临终关怀。我想最好是户口所在地村委会、侄儿以及社会共同负起责任。具体来说,下周我们打算请市委统战部一起去村委会找当地干部和龚老的侄儿协商:让龚老就近住进本地乡镇养老院,提高生活补助标准,减免费用;老人建有两间住房,要吗作价出售,要吗与侄儿或村里签订协议,身前承担养老,身后房屋产权回报。社会给予必要资助和经常性看望,使老人晚年过得愉快舒适。


    五、我还会再去记录龚老的回忆,从现状看,他回忆往事已经恍恍惚惚,断断续续,也难怪,几十年了,对那段带给他光荣和屈辱的历史讳莫如深,目前在“养老院”里更不会有人感兴趣了。但龚老的记忆是刻骨铭心的,我昨天回来后在网上找资料,的确有79军暂编第6师,师长是赵季平,参加鄂西会战。龚老断断续续说的赵师长派他深夜传令、误入日军营地的情节也是鲜活生动的。我不会忘记告别时他的目光中那依依不舍和期待诉说的神情。

让思想自由地飞翔!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