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40# 山泉的润 被你们之间这份人间最美好的情谊感动着。祝好人一生平安!

201078432035281.gif
2011-12-5 09:47

TOP

两年前拍的会同山水

[attach]176548[/attach]

 

 

200912723124125990.jpg
2011-12-5 09:50

 

200912723103760612.jpg
2011-12-5 09:50

 

 

200912811203987928.jpg
2011-12-5 09:56

 

[attach]176564[/attach]

 

[attach]176565[/attach]

 

200912811201237297.jpg
2011-12-5 09:56

 

2009128004546025.jpg
2011-12-5 09:56

 

 

[attach]176549[/attach]

 

TOP

回复大鼎罐兄:几十年的兄弟情谊,让我们的心紧紧相连,记得80年代初,我们省歌舞团赴怀化演出,我到你家里拜访,那时候经济不好,工资不高呀。为了接待我,你把自己家唯一的二只心爱的鸽子炖了,是你瞒着我们杀的,早知道我们肯定不会同意的。那餐饭不是在品尝美味的鸽子,而是在心底里纠结,纠结这兄弟咋这么情深。
握手音乐的挚友,在歌海中润乐的升华。

TOP

回复珊妹:你是我们恩师的女儿,让我也格外的关注,在其他的版块,我欣赏了你的优美舞姿和开心的微笑。你爽朗的性格优雅的风范,让我钦佩。在我的想象中,你的笑声一定是真诚的,开心的。你的性格是很开朗的,你有你许多的好朋友。。。。。。。
不知是否猜对了。
握手音乐的挚友,在歌海中润乐的升华。

TOP

回复 43# 山泉的润

 

 

       看了这所有的主帖,跟帖,回帖,我激动,感慨!为你们心里这一份浓浓的情而叫好!向各位问好!

 

TOP

<b>回复 山泉的润、西岭望雪、乡里二姐、珊妹、书荟:感谢书荟的髙椅情结和回忆戏校知青的美文,由此而引发了知青情、同学情、兄弟情、师生情、朋友情、怀旧情,让人感慨万千,心情极度愉悦,几度泪湿沾巾。不由得想到一句旧词:问世间情为何物?却叫人生死相许!

TOP

回复 44# 山泉的润 谢谢山泉兄,大鼎兄对珊妹的关注,我知道是因为沾了父亲的光。这样沾光我很高兴,从小到大这是第二次沾父亲的光了。第一次“沾光”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因为父亲受迫害,我们子女在“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淫威下,政治上一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直到文革结束,噩梦才结束。而这次沾光就太令人喜悦了。因为父亲而收获到他学生的友谊。64年夏天父亲负责戏校的招生工作,天天在教学楼里考学生,我有时候喜欢去看爸爸是怎样考学生的。许多老师就和父亲说,你的女儿有条件呢,让她来学戏咯。我当时也想进戏校,是因为喜欢戏校学生穿的那大灯笼裤,觉得很好看。父亲却不同意他的子女进娱乐圈,总是鼓励我们多读书,一定要考大学。当时我不理解父亲的苦衷,还生过他的气。现在看来父亲是对的,如果当年我进了戏校,成了你们的同学,也许逃不了和大鼎兄一样的命运。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已过起了退休人员的生活。山泉兄您猜对了,我现在的心态较平和,朋友很多也很快乐,在中老年的艺术团(业余的)玩得很开心,知足常乐嘛。佩服山泉兄现在还活跃在文艺舞台上,用自己动听的歌声为全省全国人民带来美的享受,真是宝刀不老。希望大鼎兄也快乐,有时间来长沙我们也聚一聚好吗?

TOP

回复 45# 西岭望雪 西岭兄您是湖知网最热情的人,您的知青情结和友谊常常感动着我们。您的热情使我们千山红的知青把您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们不会忘记您和我们一起回千山红的快乐。在这里,您又成了会同知青的好朋友,我们要和书荟商量,把您的提议成为现实好吗?

TOP

回复 48# 珊妹 书荟同学,正如大鼎兄所言,你的一篇“戏校知青”激起了多种情结的涟漪,从你的每篇文章里都能读出你对那方土地的感情。读你的文章,是有感而发,能引起大家的共鸣。读你的文章,了解了你是一个感情细腻,心地善良,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女子,做人却十分低调。向你学习。

会同知青很多都是老同学、好朋友,所以我们之间就不用讲客气,和以前一样,如果有我能够帮到你们的地方,只要你说一声就行了。

TOP

幸福的生活如静山平湖,绵长而安详,而人却总感没有“内容”,“何足道哉”;没落而艰苦的日子却如电闪雷鸣,短促强烈,点点滴滴上心头。还似乎回忆得愈多,挖掘出的“素材”反而愈深广!文学就如生活,好的作品多为悲剧。悲剧的哲学意义,像雷击后山林产生的臭氧,使大气得以良性循环,常耗常新。故没有经历任何艰辛陶冶之人,就不能称之完满人生。

讲到戏校和花鼓科,还记得曾在甘棠塘头的两个戏校同学,四队的一个叫王放平,五队的好像姓彭,据说彭曾中“蛊”染病,后来离开。他们现也不知所踪。再者,当年戏校的学生下放后另行招工的也不是按干部待遇。

比健康更重要的是人的心态。

TOP

 

一路读下来,无法不为所有的主贴和跟贴喝彩!无法不为那源源不断的人间真情喝彩!好人一定一生平安!

TOP

回复珊妹:疯狂的文革,将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疯子的运动,也运动着疯子。其时,话剧科的一些激进分子在某些人的挑唆下,将疯狂的矛头指向了高宇老师,牵连到无辜的你们,令人心痛。老人家的确是有远见的,免去了你如同我一般的苦难。好在恶梦已经过去并将永远不再,现时的宽松、宽容环境更值得珍惜。从你的回帖中,可看到你惬意着、快乐着,我也感受着你的快乐,并愿你天天快乐!师道尊严,理所当然。我们敬重高宇老师,同是教师子女的你我,应是能深悟其中的情谊的。谢谢西岭望雪的提议,也谢谢你的邀请,若有机会,乐意一聚。

TOP

回复 50# 顾月影:文学家的文笔,哲学家的头脑,赞一个!花鼓科的王放平随话剧或舞美科下放靖县,后分配到双牌县剧团,2000年,我在长沙遇到过他,据说在长沙工作,个性内向,少与同学联系。五队的彭某应是舞美科的彭冒峰,我无法联系,但长沙的同学可找到他。迟复为歉。难为你记得戏校同学,谢谢了。在疯狂的岁月里,一切都乱了,很多有才华的人被强逼着放弃所长,戏校许多同学都当了工人,平庸一生,晚年不顺,令人惋惜,那是一时代的悲剧……

TOP

回复 50# 顾月影:文学家的文笔,哲学家的头脑,赞一个!花鼓科的王放平随话剧或舞美科下放靖县,后分配到双 ... 大鼎罐 发表于 2011-12-6 21:25
谢谢大鼎罐告知,是叫彭冒峰,他一人下在塘头六队;王放平虽是寡言之人,但是七零年时还是被我们公社文艺宣传队的知青推举上台唱过几次独唱,记得是唱的“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不过,近年听人传言其已不幸离世,使人唏嘘。
比健康更重要的是人的心态。

TOP

回复 53# 大鼎罐  谢谢大鼎兄的理解。十年动乱是全民族的灾难,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的遭遇和那些建国功勋比起来就算不得什么咯。十年浩劫扼杀了多少有用之才,和你们戏校不少同学最后去当工人一样,有无数的专业人才都因此荒废了。我母亲所在的湖南省京剧团下放在道县,也是象过筛子一样筛到后来剩下的就地安排。我亲眼看到京剧团的一个唱了一辈子青衣的演员分配在食品店站柜台。每当她翘起兰花手拈着认不全的称杆子给别人称糖果的时候,看称都看得顾客不耐烦。她自己也拿不准的时候,干脆就要顾客自己看。你说是多少就是多少。还老把钱找错了。还有一个唱黑头的分配在面馆跑堂。天气热,他就光着膀子,一条萝卜手巾搭在肩上。手里端着几碗面跑出来,就要吼一嗓子:面来······,把所有呷面的人都吓一跳。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

TOP

[quote]  一路读下来,无法不为所有的主贴和跟贴喝彩!无法不为那源源不断的人间真情喝彩!好人一定一生平安 ... 枫叶缤纷 发表于 2011-12-6 13:19 [/quote]
       枫叶缤纷君:像是许久未见你的文采,今日一见,果然出手不凡。短短几句,显露出你潇洒的文笔、善良的心愿。让我也用你的话来祝福你:好人一定一生平安。谢谢你的跟帖。

TOP

回复 54# 顾月影:王放平还有一个孪生哥哥王解平,是我们十三中六五届、同年级不同班的初中同学,所以,兄弟俩都是我的同学。放平性格内向,不苟言笑,嗓音尚可,但对于入戏没有感觉,可能是学错了行当。你们能让他上台唱“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想必花费不少力气。闻听他的离去,颇感震惊,因为同学中没人知道,可见其人的深居简行,宛若隔世,令人概叹!谢谢你的知会。

TOP

回复 55# 珊妹:读罢你的文章,让人忍俊不住,眼里却噙着泪。此种做派,一是其职业习惯使之然;另则是耍点小聪明,发泄心中愤懑,借机苦中寻乐罢了。当时,处在高压的政治环境下,文艺界许多心情不顺的人,大多采用此种方法。让人琢磨,让人遐想,让人感叹……

TOP

回复 49# 珊妹 :谢谢同路人对我的理解!我之所以记住了那方土地,只是因为我在那儿呆的时间长吧!别的可与我不搭界喔!

      谢谢你真挚的同学情,对会同版块始终如一的大力支持!我们还未最后定下来,如果打算搞节目的话,肯定会要请你来为我们把关作指导的。先谢了!

     

  

TOP

回复顾兄:一番回帖看来,让顾兄发表真知灼见了!也的确如顾兄所说那“没落而艰苦的日子却如电闪雷鸣,短促强烈,点点滴滴上心头。”一点点由头便触发了记忆......

   嗬,也让顾兄不由地记起了认得的戏校知青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