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勿忘国殇.jpg
2011-12-18 19:46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文并摄影:一笑了之

本文图依法享有附于其上之著作权益,非经授权,禁止采用

 

一李姓朋友,曾是我在铁路上的工友,关系还不错。他家是东北人,老婆在株洲国营大厂331工作。夫妻两养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视若掌上明珠,大学毕业后去了日本,不几年被同化,找了个东洋人睡在了一堆。老李自从女儿下嫁小日本后,在工友们面前便自觉矮了三分,交往也少了起来。后来干脆搬到331住去了,因为铁路生活区的爷们口无遮拦,见他的面就是“花姑娘的干活”,羞辱得这位当年根子正苗子青红得发紫的日本岳父,恨不得钻地洞。

可最近几年老李时不时又到铁路生活区来溜达了,或者说显摆也未可定。日本女婿给他购置了商品房,添置了本田轿车。曾为了送女儿学钢琴到处借钱,秃顶的额门急得汗直冒的老李,如今吃的油光满面,时不时给人送点小品,末尾还强调一句:正宗的日本货。那些过去嘲笑他养个女儿让皇军捅的人,现在也不甚调笑了。我不晓得是那些个小日本的礼品起了作用呢,还是道德滑坡,笑贫不笑娼了。

可我在得知他那女儿成了日本娘们以后,绝对不再愿意认这门子朋友。那些小恩小惠的礼品,更是瞧都未曾瞧过一眼。前年他夫人托人送了一个女士手包给我夫人,所托之人被我好生地教育了一顿,连呼倒霉。怪不得我,谁让她自愿充当和平使者的?

有很多的事情可以一笑了之,唯独对于小日本不行,至少我不行。 

文革前家中曾有一把小日本的军刀,刀刃上有两个缺,父亲告诉我们说,那是砍在人骨头上留下的。至于是他拿着砍小日本落下的痕迹,还是鬼子用它残害中国人留下的罪证,老父没有细说。刀放在家中,老人从不去动,看它的时候表情也非常复杂。但我知道这把刀给了老爷子一些自豪的感觉,因为它是件缴获日军的战利品。我们家中很少有人喜欢讲大道理,强烈的爱国心却在注意这把军刀的过程中无形地产生了。家中兄妹平时会为些各自的小利益争得面红耳赤,只要一牵涉到与国家民族利益攸关的事情上,刚才还有你无我的态度,马上会有180度的转弯。说句笑话,迈过天命之年的俺,早就应该有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定性,可只要看到让人振奋的抗日题材的影视文学作品,就会忘形,甚至于大呼小叫。真后悔没有生于抗日烽火四起的年代,能手刃倭寇的头颅该是多么解恨的快事啊!

平生有些禁忌,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讲“一衣带水,胞波情谊”这类数典忘祖的媚语。小日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同胞,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在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孽深重之前,凭什么要泯前仇。就为了这心态,一次在单位政治学习中,我秉直谈了《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政府宣布,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属于没有经过全国人大授权的行为,在法律上具有无效的性质,并抨击了有关决策者。结果触犯了某些规矩,大小会批了好几次。幸亏那时候已经与文革浩劫时代有些区别了,才没有步五九兄、张志新的后尘成为牢狱中的冤屈。

可也有说不起话来的时候,小日本的技术确实走在了我们前面,就以照相设备而言,我们就是跑,也不一定赶得上人家的质量。照相机的质量就是照片的质量,卖图片是我唯一的生活来源,尽管千恨万恨倭贼,还不得不把血汗收入拱手交给人家以换回所谓的生产工具。那个恨啊!怪只怪自家没有能力。

当年我们国力不足,素质不如人家,泱泱大国惨遭弹丸小国的屠戮,如今国力强大了,在许多科学技术方面,仍然受这千刀万剐不解恨的东西的掣肘。万千事实印证一个道理: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遭人欺负。

可惜那把军刀在文革时抄家被没收了。

军刀给我的启迪不应该只有恨!

文章为率性之作,得失在一笑之中。
惟愿遇见的你是睿智的

回复 1# 一笑了之

 

——一笑君民族气节惊天地!

    呵呵呵,为你喝彩!

_凤凰博客:http://blog.ifeng.com/2471114.html

TOP

回复 2# 二马

 

在小日本没有真诚悔罪之前,绝不要把这狗东西当人看。 

文章为率性之作,得失在一笑之中。
惟愿遇见的你是睿智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