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婚后与蓝颜之一的四次邂逅

 
婚后与蓝颜之一的四次邂逅
 
一、“她不用打借条的……”
  
    1980年初,我结婚了。当时的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正在某重点高校中文系就读。这是他邮寄给我的结婚礼物: 

s.jpg
2011-11-16 09:41

 
    到了1984年,湖南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开考——我朝思梦想的机会来了。那时我在一家纺织厂搞质量监督,女儿才几个月。不管那多,我抱着孩子报名啦!
    可我们那偏远地区,需要的教材都买不到,辅导资料就更不用说了。他大学毕业后分在长沙一家报社工作,社会联系面比较广,就四处给我寻找相关书籍捎去津市。他妹妹(那时还在津工作)有几次因为没及时给我,不知挨了他多少训(呵呵,她在我面前抱怨了多次)!
 
    那年秋,我得到一个机会和老公一起去长沙,立马与他联系。新婚不久的他,硬拉着我们去他家。我记得离市区好远,从报社走到他家用了一个多小时(他一辆破自行车,不可能带我和老公两人啵)。
    他娇小的妻子也是学文的,毕业于四川某高校。看见我们的到来,十分热情。他刚开口介绍,妻子连忙打断说:
   “知道、知道,她蛮不错——你都给我说过好多次了!”
   “哪里不错啊?别听他胡侃!”
    我一时好不自在——人家都是第一批高考上的大学本科生。我算什么呀,还在搞自考!
    好在他这时一把拉开书柜门、又抱来几个装书的箱子,直奔主题:
   “我的书都在这里,你自己找吧。看需要的,你今天就带走……”
    我眼睛一亮,好像到了宝贝堆里,忙不迭地去翻找……他又拿来袋子,让我把挑好的书放进去。
 
    ——他妻子一直在边上看着,见我几乎全部装好的时候,她递过来一纸笔,笑嘻嘻地说:
    “你打个借条吧?”
    我还没韵过神来。只听他连忙给妻子说:
    “她不用的!她不用打借条!这些书放在她那里,作用还大些……”
    给妻子说完,他马上又给我解释:
    “我是交代她了的,任何人借书必须打借条!”
    “就是嘛,他自己规定的,之前他妹妹借的书都写了借条在这里的。现在又说我……”
    他妻子委屈地向我诉说着。
    我执意写借条,还是别坏了规矩!
    “少罗嗦!”他把眼镜一推:“你们走吧!”
    ——我和老公什么话都没的说了,只得拎书走人。
    虽然心里激跳着……
   
二、“我对她(妻子)都没说的……”
   
    1989年上半年,大家都知道中国首都发生了一场什么……
    那年,他已经是北京某高校即将应届毕业的一名研究生,初定留校。
    暑假,老公出差,我带着女儿随之去粤游玩返回。路径长沙,算算他应该回来度假了(那时他老婆还在长沙工作),于是打了个电话。果然他在,并要我们直接去他家。
 
    辗转找到他住地,进门还没坐热。他要他老婆带我女儿出去玩……
    然后关上大门,又把我们带进里间。神色又紧张又坦然地给我俩说着那个六月初的几天,他所看到的一切……因为他有着双重身份:既有长沙某报的记者证;又有某高校的学生证,因而能很顺利滴进入那场“政治风暴”的一些要害场地、甚至是“漩涡”中心……
 
    我和老公屏着呼吸,静静地听他慢慢地、轻轻地、其实又是好沉重地讲着那一切,深为他的处境担虑——他交代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并特别叮嘱我:
   “你不要告诉她(他妻子),我一直都没对她说的……”
    ——一份重重的嘱托;一个实实的信任;甚至是生死托付!
    我知道这里面的份量!
    鉴于当时的高压形势,学校因为没有拿到他的什么确凿证据,只能以取消他的留校资格作为交差(总算免了牢狱之灾)。
    好在到如今,一切都安全滴过去……
 
待续
_凤凰博客:http://blog.ifeng.com/2471114.html

_凤凰博客:http://blog.ifeng.com/2471114.html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