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旧文新编> 月光溶溶

 

 

月光溶溶

 

 

那年那月的那一天。我刚回到队上,庆宝跟脚就来了。

我说,庆宝你这小子行啊,快一年不见了吧,长个了。庆宝说,嗨!过去的事就别提了。

这小子在1969年因为招工没戏,不怨人孬怨地差,一怒之下去了河北老家,那儿照样没戏,结果变成颗高粱秆又蹿回湖南,回来后再插队落户到湘阴。好小子,三次行骗诈得人民政府的安置费共计人民币720元整。长能耐了。

庆宝说咱们是老乡吧,你别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敲敲打打的,今儿是弟弟有事求你了。我说行啊,别愁得像根苦瓜似的,啥事说吧,哥哥帮你了。

庆宝掏出一张相片,依稀见有三个小妞葵花向阳开。我想起来了,那还是1968年的冬天,庆宝带我去了长沙南郊,原来有一个上海内迁的企业,或捎带或孵出了一群小妞,庆宝撮上几个就去了烈士公园。

这小子为博取芳心,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地疯狂拍照。照相机老矣,爷爷辈的莱卡,快门按钮死了,只得扳下快门杆再一松手就算曝光。累的贼死也就照成这一张,好歹还能辨出个人形来。

庆保指着说,这里面的仨妞,就下放在春柳大队。我搞懂了,其中有个叫囡囡的,被这小子的贼心惦记上了。

庆宝要我帮他写一封情书。这好办,找出一本小说叫“小城春秋”的,里面有一封现成的情书,将其中的场景和姓名变换一下,三下五除二,成了。

这小子得寸进尺,又要我陪他去春柳大队见囡囡;还真不把我当外人,竟要我代表他,将这封情书送到囡囡的手中。

我说拜托,这活哥哥干不了。庆宝说别谦虚了,这世上光说不练的假把式、还有光练不说的傻把式多了去了,像哥哥这样又说又练的真把式还真不多。

人说我胖我就喘,得,去吧。

第二天赶早,迤逦到了春柳大队。真巧,那三个女生正在锁门。一见我们格外亲,马上开门迎进,“今天不出工了。”

我坐桌前,仨妞围拥过来,听我讲那过去的事情,大串联啦、文攻武卫啦等等,胡编滥造瞎忽悠。说乏了,瞟过眼去寻庆宝,那厮缩在灶下忙烧水,一幅老实憨厚勤劳本分的扮相,贼心藏得严严实实。

屋外下起雨来,庆宝兀地冒出一句话,“人不留客天留客”。这是在说暗语,意思我懂,时机未到,哥们耐烦泡着吧。我打起精神头又接着忽悠下去。

吃了中饭吃晚饭,晚饭过后油灯亮。气氛有些腻味了。我说走吧,一屋的人顿时如蒙大赦,囡囡说我送送吧。

雨后月光溶溶,陌上柳林迷蒙似烟,晕染朦脓;田田荷叶、粼粼珠光,阵阵蛙鸣;茂草深处寻路径,脚下滑腻却不粘泥。

囡囡前面带路,不时一个趔趄一声惊咋,吴侬软语稚憨娇羞。身后跟着的庆宝像猫一样悄无声息,但我感觉得到,有猫爪子在抓挠,分明已上了后颈背。

我一道凶光射向他,“妈的,这活我真没干过,你这不是逼我吗?”这小子不接招,装得就跟没事人一样。

前面是路口。时不我待,最后的一线生机到了。我拦住囡囡,“拿着,给你一封信。”

囡囡矜持忸怩,我不耐烦强塞过去。按照事先的计划,接下来我应该要交待一句“这是庆宝送给你的”。

但是话刚出口就被打断,这是庆宝,他居然指着那封情书说一句:“这是什么?”妈的,图穷匕现、黄河死见,都这份上了,他还装傻。

一路上我愤怒声讨:“你怕丢面子,难道我就不怕吗?” 那厮不搭理,此刻心驰夜空,神游月宫问圆缺,不听凡间人语。

我向他背上猛击一掌:同志,你醒醒吧。想想看,和囡囡套近乎的是谁?向囡囡递情书的还是谁?那情书上的笔迹又是谁的?你犯了一个错误而且非常严重,最严重的后果可能就是:囡囡搞错对象了。

庆宝愣怔,一个尿悸回过神来,“哥哥,到时侯你还得帮我。”

事后证明多虑了,囡囡灵犀一点怎会搞错,很快就给庆宝回了信。再往后就没我什么事了,庆宝人间蒸发,也是个重色轻友之徒。

半年之后传来消息,庆宝和囡囡吹了。

30多年过去。公元2008928下午2点时分。长沙市政府门前。600名知青集结赴沅江。我在现场目光搜索似雷达,环顾寻觅故人面。

蓦地一人撞入眼帘,漫眼红颜风褪去,但有记忆唤春归。这是囡囡,她早已回到上海定居,现是专程回来参加返乡活动。我们激动地拥抱起来。

到沅江后我们同住一个宾馆。晚饭时囡囡傍我坐下,好像有个默契,我俩都有话要说。

却不料,一女生斜刺里插将过来,指着我乱比划,这是与囡囡同队的妹子,她还记仇,数落我当时大行骚扰如何如何等等,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我说,大妹子你省点说吧,我爱人在旁边挂不住脸了。

她全然不顾倒还来了劲:“还爱人爱人的,什么呀,我们的那时侯有她吗?”

唤酒过来,什么大交杯小交杯的。得,话没起头就搅了局。

往后就没了机会。最后站在宾馆的台阶前话别,我问囡囡,你和庆宝有联系吗?她说来时给庆宝打了几个电话,庆宝不肯来。末了叹口气说:“我们没缘分。”

我坚信庆宝和我一样,燕赵遗风、慷概悲歌,义薄云天、情深似海,定是囡囡无福消受罢了。

庆宝情种也,虽与囡囡没了缘分,但坚守对上海小妞的锺情,那份心志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最后还是与一上海女知青终成眷属,这是另外的故事。

 

 

 

1

评分人数

回复 1# 雄鸡报晓

   哈哈!我们雄鸡不怕搓衣板!

人生已过花甲,去日无多,尽力追找快乐,过好每一天。

TOP

 给领导行大礼是要三叩九拜的,这报晓兄还只到一跪的方位,估计报晓兄已经跪出经验来了;反正怎么地也是跪,不如痛痛快快说出来再跪也跪得舒服些不是?

 喜欢看报晓兄扯出这些陈年老账翻晒,有味!

健康快乐的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TOP

 

 

 湖南雄鸡叫起了河北腔,出味!

TOP

写得有味!!!

TOP

回复 1# 雄鸡报晓

哈哈!雄鸡报晓兄这回是当了一盘典型的电灯泡。好文拜读了。谢谢!

TOP

 

 

 

         文笔了得!自成风格。文章不落雄鸡报晓的名也晓得是老师你的大作。

让每个人在太阳下都有一个位置。

TOP

报晓老弟和我一样,不是做月老的料哦。搭上那么多还是白搭,罢罢罢。以后别想这等好事哦。

TOP

电灯泡好当,情书却难解;几十年了还如此念挂,乃真情实意呢……

TOP

老叫鸡,真是个又说又练的真把式啊!

TOP

      好文笔!行文干净利落,字字珠玑,琅琅上口,大丈夫气概。仰慕雄鸡报晓兄的才华文采!

TOP

 

 

        谢谢火土、雨晴、长乐、晓剑、常青苗、远眺、丘山、隐士安、笔架、大姐姐等各位的评点。

                                                           雄鸡报晓上

TOP

回复 1# 雄鸡报晓

心想:不知有多少年轻人关注这个帖子,看看父辈那个年代的爱情。

TOP

 

      谢谢晓剑兄的评点。

      父辈的爱情对于后一代来说,常常被说成是“没一点意思”。我的女儿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回忆在网上也并不招人待见,也只能算是凑个份子而已,因此还要感谢晓剑兄,还有上面几位跟帖的仁兄慧姐的错爱。

                                                

                                                  雄鸡报晓上

TOP

回复 14# 雄鸡报晓

  “这些回忆在网上也并不招人待见”

  错!错!错!

  我早就号召大家晒晒自己的爱情史,可是晒者太少啊!

 

人生已过花甲,去日无多,尽力追找快乐,过好每一天。

TOP

       晒就不用了吧,留点空间,留点追念,在我们朋友相遇和聚会时,拿出来作笑话下酒饭吧,

  下一代人的观念不同.他们怎能想到当时我们的生存环境呢///

大受打击.jpg
2011-11-15 12:46
好帖,顶.jpg
2011-11-15 12:47

TOP

我虽然那次没去沅江,但政委在沅江的发言还是认真听过,后来还认真读过,讲得那么动情,写得如此冲击的文章,原来是还有当年的小囡囡们专程从上海来倾听,很给力的支持!

TOP

    真想继续听楼主讲“另外的故事”……

 

我智慧的小船高扬着帆,航行在较平静的水面上,把那苦恼的海抛在后面了……(神曲)

TOP

     

       谢谢火土、虎哥、乡音及孟晓等各位的评点。

                                                            雄鸡报晓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