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话说粮票之三十------销毁废旧粮票亲历记

       凡是使用过粮票的人,都体验过粮票在自己生活中的重要性。在当时城市里,粮票甚至有时比钱还要紧,因为那时再没钱的人去推板车拖黄泥可以弄几个钱,而粮票可赚不到。钱可赚多赚少,而粮票却是按人口定量的,可以说,较能体现出某种意义上的平等。因此,国家粮食部门对粮票管理的规章制度,仅次于人民币。我以为,在若干对粮票的管理中,最末一个环节是销毁废旧粮票。

        我在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过,参加过几次销毁废旧粮票。这在现在应不是什么机密,拿来说说应无妨。

        粮油公司内有个票证室,它有对全市粮票的保管、分配、清点、贮存、销毁等职能。每当票证室因各种原因造成库存量过大时,会列出相关清单,报告业务科,由业务科再逐级上报市局,申报销毁。据我所知,有于下票要销毁:旧票,票面污毁模糊;残票,被损坏部分造成票面不全;印刷出错回收票;早期粮票积压票;甚至刚出正使用的票,因愚蠢盲目报计划造成印票过量的。等等,也许还有些我不知的。当然,知无不言,不知则不乱言。

        上级批了销毁令,公司主管副经理带队,业务科、保卫科,票证室各派人手,将已装入麻袋内的待销毁票运至某造纸厂。那相关手续是业务科早就联系好了的,一袋袋粮票运到车间的高台上。毁票打纸浆的是一个圆球形的大钢铁罐子,顶上开个小门。我们一群人就打开麻袋,将一坨坨票投入罐内。但还要扯去包扎粮票的麻绳棉绳纤维绳等,因为造纸厂领导说了,这些绳子搅不烂,不能参在一起化浆。车间里有各种气味,且有的旧粮票气味也难闻,不太好受。但一群人嘻嘻哈哈,调口味开玩笑,各逞口舌之快,远比在机关闭着快乐多了。不过,责任心还是蛮强,因为一张票都不可流落出来,否则要犯法的。事毕,有工人来灌水装药,是烧碱之类的吧,关罐门,开机滚动起来。中午,我们一群人聚厂旁饭店,七菜一汤,吃个精光。餐后,每人分到两条卫生纸作劳务费,还嘱咐别告诉同事,因为只有来了的才有纸分。下午,只留下保卫科几人,我们无事到各车间参观看新鲜,虽无导游解说,也是自得其乐。见晚,化浆粮票罐子停机,工人开罐让我们看,那纸并没搅化多少。于是贴封罐口,明日待我们来后再开机。直至纸化成浆,方大功告成,完事。

        最后一次销毁粮票,大约在九六年,这时粮票已全部作废了。公司内相关三科室全部出动,两大卡车装得拍满。换了个大造纸厂,一切手续程序如旧,但这次允许各人可以随意选留些粮油票作纪念。大家在忙着干活的同时,各喜各爱挑票装进口袋,大多选干净整齐的新票。可我另动了脑筋,因为这次毁票时包括文革大串联前后,留下的外省市交错使用的零星粮票,便寻了些旧票留下。当时带队领导叫大家别只干私活,莫搞得要吃中饭了正事还没做完。我人太老实,以公事为重没选多少票。至此,长沙市计划平价粮油供应的粮油票,走进了化浆罐这最后一步,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近日,我就凭着那次留下的二百来个品类的粮票,说上这三十来回,留存下些记忆。但我还是有些遗憾,当初要不顾工作多留些不同种类的粮油票,一定能写出个五十回、八十回的,为市粮油供应工作留下更多的记录。当然,也只是遗憾罢了,一庶民而已,有多少能耐呢?

 

 

 

 

 

 

本人不会发图片   以后请人帮忙补齐

话说粮票四十回图片 150.jpg
2011-11-8 16:00
话说粮票四十回图片 151.jpg
2011-11-8 16:00
话说粮票四十回图片 152.jpg
2011-11-8 16:00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