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亲历唐山大地震--系列文/杨志翔

《湖南知青网》按:
作者
杨志翔:男,1945年生,1965年9月从长沙下放浏阳市大围山区白沙公社金星大队下彭生产队知青。原湖南省政协委员,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佛号云翔居士。

 

亲历唐山大地震

=====

我是幸存者/杨志翔

======

 

    灾难前兆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和同事陈老师朋友萧拱芝,受工作单位湖南省第一师范附小派遣,由长沙来唐山出差。

    凌晨八点半,我们走出唐山车站。一出车站,便遇见一件叫人纳闷的事,马路两边大树林立,树高约两丈,只见满树都挂满小虫,体长一厘米左右,形似蚕,都由一根丝与口相连,纷纷往下掉,形成密密匝匝的虫帘,躲又躲不脱,我们只好硬头皮,捂紧领口跑去位于车站口的住宿介绍所。我们跑进介绍所第一件事就是拍打身上的小虫,介绍所内扫地的服务员讲:「平常它们呆在树上好好的,搞不清今天到底怎么啦?」

    我们被安排到「站前旅社」住。这间旅社就在车站广场的南边。高四层,框架结构,层高约三点五米。我们被安排在三一三房。房间里有九张床,九个床头柜;我们住一、二、三床。稍作休息,三人便乘公共汽车上街,开始工作。

    唐山市马路现代化,但仍不时有马车在马路上奔驰,马屁股后面有一个布口袋,专接马粪。我正在想,马粪虽解决了,马尿是怎么处理的呢?便见一辆马车迳直朝我们这辆公共汽车冲来,司机虽紧急刹车,但惊马提起前蹄一脚踢在汽车的前玻璃窗上。窗玻璃并未破裂,司机惊出一身冷汗,他推开窗户,对马夫一顿臭,马夫忙止住惊马,跳下马车道歉,他再三道:这匹马平常最听招呼,今天不知怎么了?

    回到车站旅社,已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天气突然间热得要命,因此整整一个下午,我们就在旅社休息,晚饭后,又来了四位客人,分别住四、五、六、七床。他们的工作单位为黑龙江省通河县教育局。因为太闷热,我们将窗户全部打开,我和陈老师、通河县教育局二同房相邀打扑克。

    玩到晚十一点左右,房间里又进来两个房客,个子都比较高大,他们进门就睡觉,脱去外面的衣服,背心上四个大字「河北公安」十分醒目。大约快到十二点时,突然一阵大风,刮得窗户发抖,空气一下子清凉了许多。我们连忙停止打牌,关紧窗户,互道晚安,睡觉休息。真怪,躺在床上,竟然觉得还有点冷,我将被角斜扯搭在胸口上,一下子就进入了梦乡。谁也不曾想到,死神正狞笑向天津唐山地区走来。

 

    灭顶之灾

 

    蒙眬中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当场,我被平甩丢到房屋中间,我胡里胡涂以为碰见了抢劫犯,刚坐直身子准备爬起来拚斗,头顶上啪地一下,房屋倒塌了,我来不及作任何反抗,便被埋到了废墟下。后来回到长沙看了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人民日报,才知道唐山大地震的准确时间为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点四十二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地有了知觉,难道我还活?我右手本能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确实还活。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滴嗒滴嗒的声音特别响,这是我左手腕上戴的手表发出的声音,手表的指针仍在走。废墟下一片漆黑,一百二十元凭票购买的上海手表没有荧光,我搞不清清醒时刻到底是几点钟,头脑一片空白,还自怨自艾地骂,我怎么这样倒霉,住进一栋烂楼房,喊倒就倒了,而且居然没人前来抢救。随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废墟裂缝之中透进了亮光,我将手表凑近空隙,才发现手表表面已经全部破碎,但指针仍在行走,滴嗒之声令人倍感亲切。这时我看清了,此时是六点五十分。不一会,光线渐渐明亮,我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原来我被斜压在一块预制板下,蜷缩的我,恰巧占据倒塌的建筑物给我留下的狭小空间,两只手有活动余地,但两只脚无法动弹,所幸的是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

    看到了亮光,也就看到了生存的希望,我盼望有人来救援。我想起了毛主席,想起了解放军,便用长沙普通话扯起嗓子喊:「毛主席救命!解放军救命!」无人应答。到此时我开始有点清醒:倒塌的不仅是我住的这栋楼房。难道碰上了地震?想到这,我紧张得身子都瘫软了。接余震开始发威,地底下不时传来可怕的颤抖声,墙灰纷纷掉进嘴巴和眼睛,但头脑却越来越清醒:既然我还活,就一定要设法爬出去。我突然想起,我们是三人一起来的,陈老师和萧拱芝呢?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人还活,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又燃起了希望,拚命用长沙话高喊「陈老师、萧拱芝……」

    搞不清叫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回答:「你在哪里里,我来救你。」不是陈、萧二位的声音,是标准的普通话。我连忙对空隙朝上喊:「你是解放军吗?我在这里呢。」看不见人,但听见了回音:「我不是解放军,我是营口运输公司司机,住四楼的,刚爬出来,还伤了一条腿,能救你一定会救你,你埋在地底下,我看都看不见,怎么救你?你不要再喊了,留下力气,等解放军来了再喊,他们一定会来。」天呐!果然碰上了大地震。

    余震不断,渐渐地听到周边有轻微的呻吟声,埋在废墟下的我虽遍体无伤,但动弹不得。我估摸陈老师与萧拱芝已被压死,否则决不会没有回应之声。看看手表,已到八点五十分,我对爬出废墟、重见天日渐渐失去信心。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女儿、母亲、兄弟、妻子、四岁的儿子杨柯、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儿子及好朋友,一丝悲凉袭上心头。绝望之中,我在心里祈求菩萨保佑,并大喊了几声。奇迹发生了!一阵余震,将我头部上方震开一个大口子,虽没我脑袋大,但两只手可以伸出去了。我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掏口子,居然搬开了黏在一起的五口砖,脑袋能伸得出去了,但身子却无法出去,求生的本能创造奇迹,我缩起肩膀拚命一挤,居然整个身子挤出了窟窿。手臂和肩膀上到处是挤伤之血痕,但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尽管有了很大的空间,不过仍被埋在废墟之中。这是一个巷道,大约一米来高,宽约两米,黑洞洞的,没有一丝光线。我也搞不清方向,站也站不起来,只能爬走,哪里里宽就往哪里里爬。

    可能爬动的声音惊动了别人,前方传来了一声问候:「同志,你好,你能爬得出来吗?」哇,有人活,我惊喜地对声音的方向讲:「我爬得动,你在哪里里?」对方道:「我就在你前方不远,你从我肚子上爬过去,扯开油毡应该就到顶了,能出去。」求生的欲望增添了我爬行的气力,没爬多久,就摸到了他的身体,但看不清他的脸。他抓我的手,扯到他肚子上说:「从我肚子上爬出去,扯开前面的油毡估计就能到顶了,能出去!」我从他肚子上爬过去,触手可及一块软软物体,是油毡。我狠命扯开它,一股沁凉的新鲜空气顿时涌进通道,我精神为之一振,一纵身,居然站到了废墟顶上。这就是我们那四层楼房的屋顶。但现在顶多也就一层楼高,里面的几百名房客一个也不见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转自《湖南知青网》)

(《回忆唐山大地震》之一)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一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二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三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四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五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六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七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八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九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十

亲历唐山大地震之十一

作者简介:杨志翔:男,1945年生,1965年9月从长沙下放浏阳市大围山区白沙公社金星大队下彭生队知青。原湖 ... zqw事务长 发表于 2011-8-21 10:00

   1976年7月27日凌晨,一场毁灭性的地震在唐山发现生,震惊中外,这种天灾比较日本广岛的人祸还要惨烈,看完你的全文在说话。

 

  “从我肚子上爬出去,扯开前面的油毡估计就能到顶了,能出去!”这个人呢?还活着,可能伤得不轻,还想着别人自救爬出去,为难之时见高贵的人性!

来自儿时仰望星空的梦想,梦想的追寻和失落,天空中横亘的星河,光华璀璨却遥不可及。 月光下,宁静的湘江河畔,落水声打破了宁静,惊碎了月影,击碎了无忧无虑青葱岁月的梦……。

TOP

回复 1# zqw事务长

    zqw事务长先生,这篇地震纪实文我将在这篇文中连接,便于大家连续看完。

来自儿时仰望星空的梦想,梦想的追寻和失落,天空中横亘的星河,光华璀璨却遥不可及。 月光下,宁静的湘江河畔,落水声打破了宁静,惊碎了月影,击碎了无忧无虑青葱岁月的梦……。

TOP

云翔居士九死一生,菩萨保佑!本人是地震后才随部队进入唐山。
岁月如梦 理想如画 情思如诗 拼搏如歌

TOP

以前读过山兄的有关地震文。
我智慧的小船高扬着帆,航行在较平静的水面上,把那苦恼的海抛在后面了……(神曲)

TOP

能从死亡线上跑回来的人,命真大哦;唐山大地震尽管过去几十年了,再听到关于它的、而且是亲历唐山大地震的当事者的回忆,还是感到蛮新鲜的、好奇的;能幸存的是蛮命大、蛮幸福的……

TOP

杨志翔:男,1945年生,1965年9月从长沙下放浏阳市大围山区白沙公社金星大队下彭生产队知青。原湖南省政协委员,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佛号云翔居士。

 

 杨志翔:这个朋友我认识,也是一位在知青中很有建树的能人,也有很多奇传经历,这篇文章也看得人心惊肉跳,谢谢美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TOP

zqw事务长代劳发来好帖!

谢谢云翔居士好文!!

 

1976年唐山地震时,我还在知青点。77年坐火车经过唐山时,铁路沿线的房屋依然是残垣断壁,一副凄凉景象。

 

 

云翔居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TOP

 

 

    哦米拖佛!云翔居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做人要有人品,上网做ID,要有网品”

TOP

5.jpg
2011-8-22 21:05

永远怀念唐山大地震逝者

岁月如梦 理想如画 情思如诗 拼搏如歌

TOP

   岁月悠悠,许多往事可以淡漠,唐山大地震,确永远无法在中国人尤其是亲身经历过这一灾难的人心中抹掉,1976年7月28日的这一天,唐山市7.8级强烈地震。这一场被世界称为“本世纪人类十大灾难之一”的巨祸奇劫,造成了24万人死亡,16万人重伤,一座重工业城市毁于一旦。

 

   当年,西方国家哀叹唐山从地球上“抹掉了”。如今,二十六年过去了,唐山焕然一新,早几年去过唐山市,我看到中心广场的“抗震纪念碑”,心潮澎湃,百感交集。杨志翔的《亲历唐山大地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像一道永久的伤痕,镂刻在我的心头。

来自儿时仰望星空的梦想,梦想的追寻和失落,天空中横亘的星河,光华璀璨却遥不可及。 月光下,宁静的湘江河畔,落水声打破了宁静,惊碎了月影,击碎了无忧无虑青葱岁月的梦……。

TOP

   本想等楼主的报道发完后再一并回帖,实在忍不住了。

   76年我在靖县供销社工作,地震的消息传来,接到上级指示:五天内收购三个火车皮的小竹子,送灾区搭建防震棚用。是政治任务,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完成。那几天,所有能动员的人(包括公社干部)都出动了,下乡动员老乡上山砍竹子。我们供销社负责收购。中学操场上架起汽灯,24小时不间断工作。对每一根竹子的尺寸、长度、破损度都有要求。记得我负责破蔑打捆。手上也不知道划了多少口子。三天就完成了任务,县里派车来拉,专列直接运北京。

    我的老家在北京,我写信去问情况,并邀请家里的长辈到湖南来避灾。回信说,大家都不在家里住,在院子里搭建防震棚中过夜,就是天太热(多年未见的热天),蚊子多。我赶紧买了几床蚊帐寄去,用完了我所有的布票(北方以前不习惯用蚊帐,连买都买不到)。回信还说,不能离开北京,要坚持工作“就地闹革命”。

     唐山地震对北京的影响有两个:一是所有的楼房都加固,就是用混凝土钢架给老楼房打箍。要达到防8级地震的标准。而且从此建房都要达到此标准。二是遍地开花的防震棚此后并未拆除,而是成为年轻人的正式住房。若干年后,国家承认了其合法性(拆迁时算面积)。

   唐山我去过很多次,所有的唐山人都对那场灾难记忆犹新,对唐山的印象是街道特别漂亮,城市规划的很好。但几乎每家都有失去亲人或者残疾的事情。

   谢谢楼主的回忆文章,很震撼,很感人。

靖县是我家,我们都爱他。

TOP

 

 

生死搏斗,刻骨铭心;

人间大爱,激情回放!

TOP

   七六年我们还在乡下,听说了这场大劫难。后来了解到的唐山大地震都是从报刊杂志里看到,这是头会看到亲历者详叙这场灾难,心惊异常。大难到来之时人与人之间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情形感人至深。人们在灭顶之灾降临时的坚强面对让人敬佩。谢谢杨先生的回忆,谢谢事务长兄的转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