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义工大炮

DSC00001 a.jpg
2011-6-26 19:56

 

 

义工大炮

 

 

几天来,牛哥的眉头紧锁。

湖知网20116.160大寿的活动定在江永举行。

行前准备从5月中旬开始,去永州谈判签约,下江永实地考察,报名缴费,定人定车定房定行车路线,等等。

越近开路的那一天,越发现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还有许多细节要敲定,越想就越放心不下。于是,爬满牛哥额上的抬头纹,越发地繁荣昌盛起来。

一句话,要去打个前站做好预安排。

谁去呢?大炮兄。这是手拇指加上脚指头扳尽后得出的人选。

他在江永有人脉,打得事开;他有车,办事方便;他掏自己的钱就像掏别人的钱一样,脸不变色心不跳。OK,就是他了。

如何忽悠得他上钩呢,李姐抄起电话打通大炮兄,只说请吃饭,顺便商量点事。

大炮兄回电话:“到我这来吃吧,我请客”。李姐说,“去你那太远了,没车。”“我开车来接吧。”“一辆车坐不下,这里还有四五位义工。”“那就开两部车来吧,义工们辛苦了,应该慰劳慰劳。”

这话听起来好爽。为了报名,李姐等四五个义工守在江永办事处,一连几天好辛苦。要说慰劳一下不为过,但是要支用湖知网的会费么,那还不如要了牛哥的命,想都不要想。

赶巧,大炮兄送上门来了。这就想起有首歌是怎么唱的,大刀向什么人的头上砍去。

星沙的一家大酒店,酒店里的一间大包厢,包厢里摆满了一桌菜,桌旁围满了一圈人。

我一肚子忽悠大炮兄的口水磅礴欲出,江永行的活动具有怎样深远的历史意义,如何伟大的现实意义。江永老知青是一群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你是他们中间的杰出代表。(以下省略30分钟的内容)

但还没等我开口,大炮兄倒先说了。“我开车跟你们去打前站,好不好。”

得,满肚子口水被堵住了没倒出,腾不出空来装饲料,望着满桌的鸡鸭鱼肉徒唤奈何。

第二天过后。时间在飞,直奔大部队开拔的那一天。大炮兄在飞,听说到天津去了。我心飞翔,半空云里吊起,人在地上着急上火沙痱子炸。

转眼间到了11号,清早起来什么动静都没有,大炮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明天大部队就开拔了,今天若不走,还打个什么屁前站。我心沉沦,直往冰窟窿里掉。

上午9点时分,李姐来电话,“大炮现在天津机场,11时抵长沙,不回家了,直接去江永。”

天地云泥、冰火冬夏,大炮兄涮我有成就。

下午,高速路上一辆越野车疾驶如飞,我和李姐坐后座,大炮前座转身,送上一脸灿烂阳光。

我作色言道:大炮同志,现已查明在湖知网内,钱比你多的人有,但没有你的觉悟高;觉悟比你高的人有,但没有你的钱多。因此经研究决定,我等是刀客,代表湖南知青网全网各族人民剁你一刀要见血,此去打前站的一切费用全部由你支付,你人(更重要的是车)要和我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随时听候调用。

行了,什么感谢信任的话你就别说了,节哀顺变吧。

车进双牌境内翻大山,大炮的司机小毛像是在开过山车。我晕车,下车狂吐。

全车的同志们都不晕车,李姐的年纪比我大也不晕车,我这一辈子从未晕过车,今天为什么会晕车,莫不是策大炮策出的报应。这是一个悬案。

傍晚到江永。住女书饭店。接着约见允山镇的镇长,宴请江永旅游局陈局长等等。大炮兄又联系又开车又埋单,扯出人脉一大帮,谁被扯上谁遭殃,爱你不商量。

第二天,也就是12号。吃完早饭后。允山镇镇长带来一位女士。

大炮满园春色作引荐,这是允山镇小学的校长。

我立马非常的崇敬和诚恳:“校长,我有一个问题60年来搞不懂,今天一见到您就明白了。“

“知道我读书时的成绩为什么糟透了吗,就是没有遇上您这么美丽的女老师。“

女校长顿时花开绽放。

接着就进入主题,明天早上有一个湖南知青江永行的启动仪式,需要少先队员献上红领巾。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要多少孩子出席,要不要出动号手和鼓手,等等。

大炮说,女校长昨天晚上接到通知,是连夜从外地赶回江永的。出动学生参加活动还要请示教育局,还要调动课时安排,还要……

李姐插话说,反正都是你的事,谁叫你是江永栏目的斑竹呢。

送走女校长,开往南溪乡。

大炮开车。一手把方向盘,一手抠抠挲挲往嘴里塞芒果条、口香糖什么的。他睏了,要醒瞌睡。

昨晚他几乎一宿未睡。忙完了湖知网的事后还要忙自己的事。江永是他寄放青春的地方,留下的不仅是痛楚,还有温情,还有牵挂(有没有孽债是隐私不能说),该看望的要看望,应相聚的要聚一下,一句别来无恙是要说的。

 

车到南溪村,一派节日前的忙碌景象。村民们都知道,村委会发话了,会有大批知青来过洗泥节,他们是来帮助我们脱贫致富搞发展的。家家户户都要多备点茶水吃食,多摆些椅子板凳,还要多把厕所打扫得干净些。

我们告诉老支书欧阳老爹,湖南知青网按总数208人,人平20元的标准支付中餐费用,如果不够尽管开口,我们加付就是。

总之一句话,不能剐村财政的一滴油,因为村上的所支费用,最终会要摊到每家每户的村民头上去的。

回县城去,路上有狗一条又一条的,或穿行或横卧,它们蔑视交通规则,自由自在有模有样地、或庄严或快乐地生活着。这是江永一景。

车上我和李姐说话。湖知网虽然力行AA制,但每次的大型活动,总有不交钱,蹭饭蹭车蹭玩的人事发生。如果发生在南溪,那瑶族兄弟伤不起,湖知网也伤不起。

家丑不能外扬。这次专程来南溪,其实只为一件事 —— 未雨绸缪,为防蹭饭者伤民,花钱买脸皮。

说这话时没把大炮兄当外人,但他倒十分地在意起来。

“我大炮在这次活动中,绝不会喝湖知网的一口水,吃湖知网的一口饭,坐湖知网的一次车。”

我连忙说:大炮兄,你为这次活动的贡献大大滴。出车出人又出力,那银子花得海了去了。

李姐的表扬比我全面。大炮每年上交会费200元,每次聚会即算不吃饭,也会凑上份子钱。在江永栏目开展的活动中,他买单有瘾,人送爱称“买单劳”。

我又说大炮相貌堂堂,浓眉大眼高鼻梁,嘴阔唇厚有性感。怎么去看都好看,魅力哥一个。

一边说着一边留神,大炮在前座开车看不到表情。但在不住地点头,这位爷,也是个要听好话的主。

再仔细一瞧好恐怖,他在打瞌睡。“大炮兄,你要挺住啊,江永行的活动不能没有你呀。”

大炮兄不答话,只把车往路边一靠,随即脑壳重重地一栽。睡过去了。

10分钟不到,他脑壳往上一挺,又醒了过来,继续开车。

大炮兄市场打拼,跑项目、跑工地,一年到头车轮滚滚。精疲力竭了,就停下车来打个盹,利用几分钟的时间充电蓄能,接着又打起精神车轮滚滚。那钱赚得不容易,没有我们蹭他钱包时的那般惬意。

车到县城。我们严重警告大炮要睡觉,把他往宾馆一推,赶快走了。

我和李姐顶着太阳走路。要联系启动仪式的现场布置,准备音响标语等等。还要去几个旅店检查一下,看住宿安排的情况怎样。天气可真热,不一会就有了背痧的感觉。

电话响了,是大炮。“我开车来了,你们做事我睡不着。”

看着别人做事会心不安,也只有大炮兄这号人,算得上功夫熊猫,是当今世上的珍稀濒危物种。

 

TOP

6月13号早上。县城知青广场。“湖南知青网2011江永行”的仪式激情启动。

江永,湖南老知青的心伤梦断神牵魂萦之地。远在40多年前,她接纳了自长沙等地颠沛而来的8000落红,成为了湖南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源头地标。

这是一片难忘的土地,她的秀美灵动、嶙峋隽永和厚重积淀,当得起湖南省数十万知识青年的倚重,为圣地供精神崇仰,作哭墙为心灵归宿,召唤所有的迷茫和飘零,寄托任何的伤痛与颤栗。

启动仪式顺利进行,美丽女校长带上可爱的孩子们,敲着鼓吹着号,涌到爷爷奶奶面前献上红领巾,那场面,真是相当地热闹。大炮人群里面丛中笑,看表情那是相当地陶醉。

启动仪式完了后。大部队往上甘棠去,大炮开车做前导,车上两杆红旗哗啦啦地飘,一杆上写“湖南知青网”,一杆上写“江永知青”。

太阳,把激情燃烧;春雨,将深情温润;劲风,传送一声发自心底的呼唤 —— 江永,我们回来了。

下午。女书村。李姐、我和念想君站在吊桥边等候。

天气湿热难当,食物容易腐败变质。牛哥吩咐,再去南溪乡,督促他们搞好卫生。

我们在等大炮兄,他答应送我们去南溪乡的。

不一会儿,大炮的司机小毛开着一辆车过来了。说大炮有事不能来,借一辆车送我们到南溪乡去。

大炮兄男子汉,说到做到,不放空炮。

到南溪乡看一遍后放了心,他们全村总动员,所有的姑娘大嫂都集中起来,做准备明天上蒸的粉蒸肉、扣肉等,又分发到各家各户的冰柜里储存保质,真是难为了。

我们只能走马观花,还要赶到千家峒去。今天晚上的篝火晚会是个重头戏,有各地知青大联欢,有和瑶家民俗风情节目的互动等等。要打前站看现场,与当地管事的敲定一应细节。

我们道声辛苦就说走,顺便讨上几根黄瓜路上吃。

黄瓜是用来垫饥的,现在的时间合不上饭点,若直接赶到千家峒去就吃不上晚饭,要等着和大部队一起吃饭,那就晚了。

为难时刻有大炮,该出手时就出手。“到桃川茅草地来吧,我给你们准备了晚饭。”

大炮曾下放在茅草地,今天他回村上去探望师傅 ——当年教他作田的农民。又想着去千家峒打前站的事,所以早早地就请师傅家准备了饭。

江永老知青的令人仰望之处,就在于从不忘记过去的苦难,例如在春节团拜会上的一派歌舞升平之中,他们痛说《霸王别姬》;但是,又从不迁怒或遗恨那方土地和那方人;而且正相反,他们经常“回家探亲”,留驻一份感恩之心眷念之情,历久弥新。

TOP

我们吃完饭,撂下碗筷就走人。赶到千家峒,刚把现场捡拾好。大部队就来了。

好一场盛宴狂欢,老小老小人来疯。知道的,说这是湖南知情大联欢;不知道的,还当是神经病人胜利大逃亡。

瑶家大哥大姐挑一担米酒送上,一群人上来哄抢,长竹筒倒下,大花碗盛着,猛地一口干了,全场人都醉了。

大凡醉酒之人分两种,一种就像在今天晚会上疯闹的老爸老妈们,跳着、唱着耍颠耍狂;还有一种人,如同大炮兄眼前的这个样子,笑眯眯地杵在门口,不凑热闹看热闹,傻傻的、呆呆的,不知是望着那位美丽娭毑发痴。

14号清早。大炮兄路口守望当个王二小,把大部队带进了南溪乡的欢乐圈。

这一天是瑶家的洗泥节,整个南溪乡沸腾起来,热闹非常。欢乐的人群中有没有大炮,谁也不曾注意到。

默默无闻的是义工。成就大家欢乐的是义工,和大家同悲同喜同欢乐的,还是义工。

15号班师回长沙。

李姐惦记着孙女中考。我的膝盖半月板积液,坐大车挤着疼。

我们都有客观原因不能跟大部队走,坐上大炮的丰田越野车回长沙。

一路上犯嘀咕,不跟大部队走,撇下牛哥等义工,是不是有临阵脱逃,推卸责任的味道。

合当有事,有消息传来,大部队突发“路线之争”,导游和司机串谋不走全州走双牌。此时尚有两台车可以掌控,但有一台大车不知去向。牛哥等正在应急处理中。

大雨滂沱,豆粒大的雨点打得车窗车棚砰砰作响。我们心乱如麻。

大炮兄说:这事只怪我,应该让小车跟着大部队走,前前后后有照应。

出事先自责,大炮有担当。做人要做这样的人,交朋友要交这样的朋友。

终于有好消息传来,三辆大车都已开往全州方向,回到了正确的路线上。

车内气氛活跃起来。我端出了纪委的架势:大炮,经我去陶川林场茅草地工区的现场调查,当年有19名女知青和你们男知青同住一栋房子,同吃同劳动。现在你要老实交待,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究竟是哪一个妹妹让你心碎。

你还别说不知道,李铁梅不是给你学的。

大炮兄说莫策莫策,这个问题太敏感。

你不说我还就不信了,不要竹签伺候了吧。这会儿你还别想做江姐的粉丝。快,捞干了说,捡生动的交待。

那是小毛吧,你就安心开车,不要听,少儿不宜。

大炮这人诚实,要真有了什么别说双规,一规都扛不住。

他招了。(以下省略3个小时的内容) 。

又是一个绝版“山楂树之恋”。

有情有意,真心男人大炮兄。

                                          雄鸡报晓上

 

 

 

 

TOP

你们忙得不亦乐乎·我看得津津有味·好文笔!哈哈:还坐上了头排沙发。

TOP

知青中有大炮兄这样的人。真是我们的一大幸事!文章在调侃中显露真情!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TOP

回复 4# 雄鸡报晓

被你的好文章吸引、感动!

谢谢大炮兄,你有情有义,是我们的好大哥!208位知青感激你。

TOP

回复 4# 雄鸡报晓

  充满赞扬的调侃,把我们大炮版主渲染得活灵活现。

   报晓好文笔!

人生已过花甲,去日无多,尽力追找快乐,过好每一天。

TOP

回复 4# 雄鸡报晓

 

做人要做这样的人,交朋友要交这样的朋友----令人敬重的大炮兄!

对自己走过的路从不后悔,最多,在必要时,回头看看.

TOP

拜读佳作被雄鸡报晓君特有的幽默而折服,妙笔下将活动中大炮所作的无私奉献一一展现。谢谢!谢谢雄鸡报晓君。
大炮被我们整晕哒,来去五天马不停蹄,辛苦不说还花了大把银子。大炮其所以能在江永圆满完成笨牛交给的任务全缘于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和乡亲们建立起来的感情。他从桃川农场撤场后再次插队到沅口,在乡亲们中口碑很好,都说他能吃苦,人缘好。回城后与乡亲们的联系从未中断过,孩子们到长沙求学,住在他家,吃在他家,有困难都找他。现在,他任职在山河公司,他的分公司里不少员工都是江永的,他培养的江永农民技工都已经年收入7万以上了。。。。。。他为江永农民致富立下了汗马功劳,也为我们江永行活动提供了资源。谢谢!谢谢大炮斑竹,谢谢你的无私奉献。

TOP

 

谢谢大炮斑竹,谢谢报晓君好文章。

TOP

      读到雄鸡报晓的文章,方知你们的辛苦。我们只是自己悠闲自在地玩着,看着,跟着大部队不掉队就可以了。那知义工们的辛苦?那知举办这样活动的艰辛,劳累和责任。
      读到文章很感慨雄鸡报晓的乐观性格,这样的文章通篇他都是用幽默风趣的笔调使读的人既觉文笔老道又把大炮版主的无私奉献跃然文章里使读的人对他索然起敬。把这次活动的准备工作来了个大总结。使我们明白义工们的不易与辛苦。通篇没说苦与累,但我们看文章的清楚了义工们的苦和累。这大概就是文章的精髓吧。总结详细,文章很长,但读着却不觉得它长。

TOP

 

 

大砲老弟腰部有伤,

 

望列位知青朋友爱护!

笑对人生  快乐记录人生历史  

TOP

读了上述文帖,湖知网的管理层和“义工大炮”们的工作和义举,让我这个新成员极为折服,极为感慨!

有了你们的努力,有了广大的家园朋友的参与和支持,我们这个大家庭一定会越办越好!

让我真诚地说声:谢谢,太谢谢啦!

TOP

 

雄鸡报晓的文章风趣幽默,情深义厚。令人感动。

向大炮致敬!

向笨笨牛、雄鸡报晓、李姐等所有为知青忘我辛劳的义工们致敬。

TOP

如此活泼,调皮,幽默风趣的文字,怎么在他这样的公务员当中,就极难见到呢?有幸拜读报晓兄的率性文字。把一个无缘得见的,可爱可敬的版主义工------------大炮,描摹的栩栩如生,如雷贯耳。
情结老知青,联络两地情

TOP

今天听李姐说有雄鸡报晓写了一篇关于大炮的文章,晚上回家吃过饭后立马打开电脑欣赏。果然好感动,真的在江永的几天里,我们是玩得痛痛快快,高高兴兴,却不知后面有这么感人的故事发生。故事写得诙谐幽默,但读来却令人动情,也幸亏有这些好大哥大姐,才使我们的江永之行圆满,成功。谢谢你大炮,谢谢你牛哥,谢谢你李姐,谢谢你雄鸡报晓,谢谢所有的义工们,谢谢你们!
知青网是我家,我爱我家

TOP

谢谢,太谢谢啦!

TOP

 

      读雄鸡报晓友的文章深感大炮友是位不出名只出力出钱的无名英雄,赞一个!因不曾相识未拍得正面光辉形象,只有张侧面的(?)算作敬意吧.

 

P6130435.JPG
2011-6-26 19:49

TOP

“我作色言道:大炮同志,现已查明在湖知网内,有比你钱多的,但没有比你觉悟高的;有比你觉悟高的,但没有比你钱多的。因此,我等是刀客,代表湖南知青网全网各族人民剁你一刀要见血,此去打前站的一切费用全部由你支付。”

 

   报晓政委发的这个飘扬炮哥的帖子,写得太好,太及时了!

   炮哥确实如你们所说,湖知网内比他有钱的人没他觉悟高,比他有觉悟的又没他的钱多,有了这两条,炮哥就是天底下最好说话的人了,也就是天底下最肯帮忙的人了。

   当然,炮哥确实是我们这个群体中最好说话,最肯帮人的人,但你们也做得不差啊,你不是为这次活动在鞍前马后的跑吗?李姐不是事无巨细都在拚老命吗?牛总不是忙了面上的还要忙里面的吗?

   …………

   总之,湖知网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思想过得硬的领导班子,要组织这样大的活动的,是想都不敢想的!

   让我代表我们江永版的网友们谢谢你们——湖知网光干活没有半文工资的高层们!

   所以,我也想在你飘扬炮哥的同时,我这个基层干部也来飘扬飘扬你们一下,

   湖知网的网友们,你们说应该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