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位于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与人民大会堂相邻,占地面积11.8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1.75万平方米(包括地下车库4.66万平方米)。其主体建筑为独特的壳体造型,壳体外围被水色荡漾的人工湖环绕,人工湖之外是总面积达3.9万平方米的绿化带。光洁现代的壳体矗立于轻波微漾的水面中央,四周绿荫环抱,波光倒影浑然辉映,宛如一颗晶莹剔透的水上明珠。

 

  主体建筑由外部围护钢结构壳体和内部2091个坐席的歌剧院(含站席2398)、1859个坐席的音乐厅(含站席2017)、957个坐席的戏剧院(含站席1040)、公共大厅及配套用房组成。外部围护钢结构壳体呈半椭球形,平面投影东西方向长轴长度为212.20米,南北方向短轴长度为143.64米,建筑物高度为46.285米,基础埋深的最深部分达到-32.5米。椭球形屋面主要采用钛金属板饰面,中部为渐开式玻璃幕墙。椭球壳体外环绕人工湖,湖面面积达35500平方米,各种通道和入口都设在水面下。

 

 国家大剧院高46.68米,比人民大会堂略低3.32米。但其实际高度要比人民大会堂高很多,因为国家大剧院60%的建筑在地下,其地下的高度有10层楼那么高。国家大剧院工程于2001年12月13日开工,于2007年9月建成。国家大剧院由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主持设计,设计方为法国巴黎机场公司。

 

 

P5034036.jpg
P5034050.jpg
P5034071.jpg
P5034074.jpg
P5034079.jpg
P5034088.jpg
P5034089.jpg
P5034096.jpg
pic_dwkj_5.jpg
pic_wbjg_1.jpg
pic_wbjg_4.jpg

自从竞标中拔得头筹那一天起设计方案就没停止过争议。在造价、环保、环境的关系都曾是争议的焦点。   国家大剧院的建设方案曾遭部分院士、建筑学家、建筑师的批评性意见。耗资巨大以及建筑设计的艺术形式存在着令人担忧的问题。巨型壳体覆盖着四座剧场,从演出功能看毫无必要,导致很大的耗费;大面积的水池也是一种不经济的行为。   国家大剧院被北京居民昵称为“蛋壳”。国家大剧院这个方案可以说是最令人惊愕的作品之一。评委会在招标前提出三个原则:一看就是一个剧院,一看就是中国的大剧院,一看就是天安门附近的大剧院,它这三个方面都不符合。据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的胡绍学介绍,之所以选择现在的方案“求新的心态肯定是有的”“......从当时搜集上来的所有方案来看实际上还是追求新颖”。其外表形状与附近的故宫以及毗邻的人民大会堂建筑风格‘不协调’也是人们争论、批评的焦点,被认为舍“传统”而取“现代”之争。另外北京风沙尘土大,大圆弧建筑又难于清扫。   国家大剧院总投资26.8838亿元,大剧院工程内部三大剧院座位数已经确定为5473个,平均每个座位造价近50万。以每个希望小学平均造价25万(参照浙江标准)计算,国家大剧院总投资可以建5473×2=10496所希望小学。 有专家根据经验计算统计,国家大剧院建成后的运营费和维护费极其惊人,仅每月的电费就需要400万元人民币,可以建16所希望小学。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自1989年创立以来,15年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22亿多元,资助250多万名贫困学生上学读书,援建希望小学9508所。在每100所农村小学中,就有2所是希望小学。(2004年02月24日 (中国青基会通讯2004年第1期)). 比较可以看出,国家大剧院这一项建设投入比“希望工程”15年的募资还多。如果将这笔费用投入农村教育可以相当于“希望工程”15年的成就。   从立项开始,有关国家大剧院的纷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无论从哪个角度,也没有一个专家认为有修建大剧院的必要,他们对此项目表示强烈反对和抵制。有学者明确指出,在下岗工人和民工的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前提下,完全没有必要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这么一个浩大的消遣工程。   建筑专家指出,从文化上考虑,大剧院给人的印象恰如外星人的巨大飞碟,降落在中南海的门口。什么文字也不用写,就能看出这是个天大的错误和笑话,与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传统完全不般配。此外,从实用性考虑则问题更多。加拿大皇家建筑学会院士Michael Kirkland 称此设计将“建筑语言和基本科学规律都倒到沟里去了”:这是一个功能性非常强的建筑物,但设计人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做,大错特错,上面加了盖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伞作茧自缚,结果需要高大空间的舞台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层楼,这是全世界建筑界有史以来最荒谬的大笑话。   国际权威性建筑专业杂志英国 ARCHITECTURE REVIEW 1999年1月号更以社论“无法无天”(OUTRAGE)尖锐地批评法国建筑师设计的北京国家大剧院,直斥其为“完美的粪团”,与北京城中心和其它任何现有建筑完全不协调。   对于大剧院的整个造型,有人说,从空中鸟瞰下来,大剧院就像“一口痰”。世界著名建筑家贝聿铭所担心的正是从故宫能看到大剧院,因为这完全打破了古建筑群的和谐格局。   大剧院最遭人诟病的是其外表看起来像一个“大坟包”,它的地下入口,就像是一条墓道。安德鲁安排了从水底下走入大剧院的通道(100米),所以观众得先钻下去走过一个水下隧道,再走上去。这象是在穿过坟墓的积水。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