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青坪路

  五一节,我们去了青坪。­

  在明媚的春光下,我们21名知友分乘4部汽车,驰向我们曾经挥洒过汗水和泪水的第二故乡:永顺青坪­

  汽车沿着长张高速快速行驶,车窗外丘陵田野一片葱绿,在春阳下清新而养眼,车内我们高谈低语,玩笑风生,好一派轻松惬意。知友们对故地重游期望不一,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共同的知青情结、湘西情结指导了此次的出游。

  现代交通的发达,不复当年的长途颠簸,几小时就到了永顺青坪,大家指指点点的聚集到公社门前,留个影吧,当年稚气未脱的少年男女转眼已过壮年,一张张写满岁月的面庞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

  青坪公社现叫青坪镇,较之四十年前已面目全非,高高低低的楼房排排幢幢,和全国大多数乡镇建筑一样缺乏美感,没有规划。记忆力好的知友指着某些方向说,原来这是什么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引起大家的一片附合,可我想念的青坪在哪呢?眼前的青坪跟我有关系吗?它是那么陌生。我明白想一睹记忆中的青坪是不可能的,如同我们不可能停留在16岁一样,心里的青坪只能永远留在心里了。­

  下午大家分头下队,高兴的是水泥路通到了中福,一解进山不便的忧虑,车到中福路止,我们步行去下福,行走在山涧之中,仰望曾经翻越过无数次的高山,赞叹年轻时精力无限,俯看蜿延流淌的小河,多少记忆奔腾而出,曾记得小河边洗手濯足浣衣浆衫,曾记得赤脚过河,不堪河石扎脚走得趔趔趄趄 ,曾记得我从坡上跌落河中,吓得我以为命将不保,所幸水不太深有惊无险,曾记得河里撒下茶枯,全村男女老少如过节般快乐,齐刷刷捞鱼网虾。如今的小河早已不似过去的欢快,规整,水量充盈,96年的洪水把小河冲得七零八落,N处没有了固定河道,河水肆意漫流,这可苦了我们,一个个被河石子扎得疵牙咧嘴,狼狈不堪,上得岸来,琪说再在水里她是一步也走不了啦。 ­放眼望去,山势雄伟依旧,可早已不似那时的树木葱笼,也早已没有了密密匝匝的原始生态林木满山皆是稀稀拉拉的小灌木丛,难怪朱榕基总理游湘西时著诗:濯濯童山意怏然....葱笼不见梦难圆。湘西的大山,早日恢复你浩翰林海的原貌吧。

  山脚下沿河边原有大片良田,因那年的大水祸害,大都被河石覆盖,少数水田仅见一人在耕作,整个山乡分外寂静,进得村来,遇一老农,他原是队里的牛倌,现年逾八十,他告诉我们,稍能干活的都出去帮人栽烟了,年纪再大点的挖蛇去了,一斤毒蛇可换200大钞呢,村里只留老人孩子,果然,我们看到几个小孩,问他们的家长是谁,得说爷爷奶奶才认识,可见我们也是老人了,此景如诗: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

  村里新建了很多砖房,村长家的房子最气派,只是村中的建筑错落无序,我们原来的住址上也起了别的屋,最早住的房子也拆了,站在旧址前,看这依山傍水的村落,暮霭笼罩的山涧,禁不住尤生时空变幻之感,好一似“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听说当年的大队赤脚医生在病中,我们去看他,见之顿感内心沉重,这位78岁的老人双目失明贫病交加,听到邵的声音不禁眼泪双流,我们观察他的眼睛似是白内障,建议他去找爱心救助医疗机构,他叹道,现在有谁尽心竭力的给百姓办事哟,想当年这位赤脚医生背着药葙到处服务村民,如今疾病缠身却只能在家等死,农民好无依靠。我们神情黯然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