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随笔】怕听炫歌

【原创随笔】怕听炫歌

    以此文作为对落霞孤鹜的主帖《李娜主唱声乐套曲苏武牧羊》和大队部的主帖《独炫的绝唱》的跟帖。】

读了大队部的《独炫的绝唱》,赶快去文艺广场,找到落霞推介的《李娜主唱声乐套曲苏武牧羊》。听了两遍。听过后回头再看落霞十分给力的推介:这是一组恢弘隽永气象纷呈的咏史套曲,我对她的倾心和折服达到了极致。感谢落霞版主,让我们大家欣赏了李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树一帜无人比肩的绝唱!很欣赏大队部的散文,用的独炫二字,令人叫绝。阳春白雪的行文,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娜的歌,听两遍是不过瘾的。可是,这组我从前没有听过的歌,我想听两遍算了。不是她没唱好。而是唱得太好了。

第一节,序歌。隐隐听出有佛音梵乐的味道,是否作曲家有意为之,抑或是佳曲天成?虽然甜美,却含悲戚,特别是下滑的低音酷似哽咽,听来让人心疼。

第二节,出塞。悲怆的高音,是从千年前的尘封中呐喊出来的,带来历史的距离感和恐怖的气息。塞外荒原上,骨白的月色,森森无垠,一条不归路。

第三节,牧歌。虽然是很细腻的诉说,但是掩不住心如止水的呜咽,一种孤立于苍凉大漠中的绝唱,如同长空呼啸的寒风般刺骨。

第四节,琴歌。让凡人我来看,由于过度的投入,伤心伤神伤身,好似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恸哭后带来衰竭。歌者进入了一种完全绝望的情绪,冷艳绝情,斩断凡缘,看破红尘了。

第五节,春歌。欢快的情绪刚刚露头,又被在拖音中沁出来的近乎惨烈的幽灵取代了。春风吹乱了她的心房,听出了她的踌躇与挣扎,柔情尽弃,震魂摄魄。

第六节,归来。我很喜欢曲中浓烈的秦腔和豫剧的味道,这些是她的看家本领,仿佛有着与生俱来的娴熟和自信,她嗓音华丽,情感厚重丰饶。唢呐豁然开朗。北海的牧人往家赶,眼含着泪水望长安。流出泪来就好了。这是我最喜欢听的一曲。

第七节,尾歌。梦里草原,悠长舒缓,似有一种貌不惊人的才华在横溢。感觉大彻大悟的超脱细细流动。当她唱到,当青春已经逝去,当白发已经凄迷,当那重逢的发妻,依偎在怀里,那草原的情歌,却在梦里荡起,荡起,,荡起,,,时,那种诚恳与平实,正在将一丝丝的不祥累积,似乎一切都完了,结束了。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愚见,我从她的演唱中看到了她出家的必然。她心里太苦了。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心灵痛苦。绝不是因为艺术的造诣,全身心的投入表演出来的。她不仅是用生命唱歌,她和歌先天就是浑然一体,来自大地,来自天空,她的前生后世就是歌的精灵,今生亦然。她深陷其中,感同身受,不能自拔。唯有皈依,走向释然。

怕听炫歌,为之涕零。阿弥陀佛,我佛悲悯!

 2011-4-29完稿

13.gif
2011-4-29 17:56

快乐开心每一天

TOP

不只是用耳朵听歌,更是用心去体会、用心去感悟再用情凝成文字献给我们。谢谢妮娜姐。

TOP

        歌为心声。同样是“青藏高原”,韩红是为唱而唱,李娜是用心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她已不是歌者了,她的声音是超然尘世的释放,是力求挣脱的呐喊。还好,没有打开她的歌,也是因为不忍卒听,不忍去叩渐渐封存的心。

 

     谢谢东乡的感言。

开心上网,平心做人。

TOP

回复 2# 古潭静子

    静子你好!哈哈,几时我们一起听赞歌去吧。

TOP

回复 3# 剑胆琴心

    剑胆琴心你好!谢谢你的美帖。很希望能在文艺广场听到你的美声。

TOP

回复 4# 雨后斜阳

    斜阳朋友你好!谢谢你的美帖。“因为不忍卒听,不忍去叩渐渐封存的心。”感谢你的理解。

TOP

李娜是一个真情、浓情、至情的人,且不说情为那般,情的确是灼伤了她自己,只好逃情,去青灯古佛下安妥骚动狂乱的内心。只有到了这一极,才会去了彼一极。难道歌唱真的会使人如此走极端吗?我等俗人,无法理解。拜读了东乡姐透彻的诠释。

TOP

回复 8# 大队部

   大队部朋友你好!谢谢你的美帖。在落霞的推介里,有这些文字:极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树一帜无人比肩的绝唱。朋友你,在标题里,用的是“独炫”“绝唱”。高处不胜寒。绝处只图逢生。物极必反。这就走了极端了。您已经理解她了。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谢谢你!

TOP

 

妮娜你好!春节港岛有幸晤面却又太匆匆,你细致而有心地兑现了你曾对我的诺言,那来得远更来得珍贵的心意,让我此刻都还香甜在心里呢,一直没机会说声谢谢,请接收我迟来的谢谢好吗?这些日子一直在瞎忙,前段对你的美文我都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真抱歉哦!

 

在浩如烟海的各类艺术作品中,这部声乐套曲绝对能经得起岁月淘洗和时光沉淀,在当今艺术商品化的文化浮躁中,这样的珍品少之又少,也许它难以在“商品市场”运作出轰动效应,但在艺术之林它将永远卓然高枝,它会有永恒艺术生命力的,我深信。

还有哦,艺术源于多面的人生,因此在艺术欣赏上,说得夸张一点,除了温情明媚的暖调,我倒是往往能承受冷调,或愿意承受粗粝锋口对思想情感的“刀剜”,冷眼向阳,当然,这冷调的前提是,它得是引领人向上的冷静、是真正的艺术……甚至我更喜爱那些沉郁悲怆的作品,通俗大众一些的如大提琴曲《殇》,如小提琴曲《罗珊的面纱》等,这部声乐套曲《苏武牧羊》初听听得我落泪不止,但我还是爱戴上耳机将音量调大一遍遍地听,让心随之沉浮,让想象驰骋在自己的脑海……

 

感谢和佩服妮娜,仅听了两遍就能有这样的感悟,写下了这篇赏析细腻行文隽美的好文章,不愧为公认的才女了……而我也似乎懂得了妮娜的“怕听炫歌”,是不忍?于苏武?于李娜?也许还有,于己于家国?别怕吧妮娜,某种意义上说,无论对社会对个人,剧烈的痛感能触动麻木的神经,激活循环的生理机能呢……有时间还是多听听哦,况且,不是还有诗中这么说吗: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妮娜,早就应该为你对文艺广场的撰文赐稿致谢,可总在瞎忙而拖延了,请千万见谅啊!)

TOP

回复 10# 落霞孤鹜

落霞你好!感谢你的美帖。该感谢的是我,客气话咱就不说了。我非常喜欢李娜的歌,似乎也能理解她的选择。但理解归理解,理解不等同赞同。我很为之心痛。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可是我没有可能去问她。即使有了可能,她也不会和盘托出。她说的我们也很难理解。你说的很对,我怕听,是不忍。就让她尘封吧。况且,需要尘封的也不止是她呀。你很忙,谨向你,道一句珍重。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