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夷望溪的召唤

夷望溪的召唤

四月天,或阴雨连绵,常把人关在家里;或阳光灿烂,将人撩拨得只想放飞。召集人马灯、草根等朋友选定的这个出游之日,像在和尚手中抽了一个上上签。这天,天空绽放笑脸,阳光在白云中时隐时现,仿佛在为我们这次远足调理出最宜人的气温。

大巴上,一群活泼的“知识加青年”,一路歌声一路笑,向与湘西接壤的桃源夷望溪进发,欲揭开这块神秘之地的面纱。

行车四个多小时,终抵目的地兴隆镇。午餐后,开始万亩竹海行。乘车半时,达竹山水库,但见眼前山连山,竹连竹,竹在山中,山在竹中。吃春笋的日子刚过,那已有丈余高,但仍像笋子的东西,究竟是叫竹还是叫笋?有人在探讨此问题。一说还未脱掉笋衣的当然应叫笋。另一说是笋子能吃,但这东西不能再吃,当然不能叫笋。双方均言之有理,但谁正确呢?这类似于“鸡在先还是蛋在先”的问题,看来还真是一个问题。

我明白自己没有能力解答此题,只是突想:人们都爱说十年树木,但没人说过一年可以树竹。其实,十年的树是材,一年的竹同样是材,只是其作用不同罢了。继而想,大自然真伟大,给我们启迪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所谓万亩竹海,不可能让你一眼洞穿。是翻山越岭,将竹海尽收眼底,抑或就地溜溜,意思意思?这个问题只能让时间来决定了。一看表,已近下午五时,这些六十岁上的“青年”只得无奈地摇摇头:爬山,待下次吧。

返回兴隆镇,晚饭前,邀枫林过客在宾馆房间一述。此兄为我心中的文学偶像,以前虽有几次见面,但均无缘深谈。读他的文章,那清新飘逸的文字,如甘冽的清泉,在读者心间流淌浸润,给人留下极深印象。

不知他的文字为何有如此魅力?交谈中请教他。他稍作思考曰:有人说,文章就像说话,其实不然,话说得好叫口才,文章写得好叫文才,文才绝不等同于口才。写文章要用文学语言,而不能口语化。这就是文学与口才的区别。我恍然大悟,牢牢记住了“文章要用文学语言”……

交谈正欢,吃晚饭的吆喝声响起,不得不中断了这次愉快的探讨。

刚吃完晚饭,有人拍我的肩,转头看是草根兄:散步去吧,谭老师一起。

三人行,沿着公路,向黑夜走去。谭老师以前不熟,交谈中,方知他近期在香港出了一本《道县大屠杀》,在国际上引起不小轰动。他原是《芙蓉》的编辑,曾多次采访道县大屠杀经历者,原始采访资料累计数十万字,一直想出书,但由于时机不成熟,未能如愿。近年,他终于突破敏感话题羁绊,冒着极大政治风险,毅然写出五十余万字的《大屠杀》。遗憾的是,此书暂系大陆禁书,他本人通过其它渠道,也仅获得一本。

谭兄同样系知青,见多识广,政治见解敏锐客观,后辞职编辑工作,转而成一书商,利用经商之余,仍笔耕不缀,有数本社科类书籍问世,此次的《大屠杀》,想必将成为极有史料价值的一本。

繁星眨眼,点缀夜空,显得沉稳安宁,让人的心也跟着宁静下来,此时顿感:这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星空,难道不比每周在长沙上空燃放的雷鸣般的烟花更加美丽?

三人行,两人均为我师。草根兄一介平民,隐居岳麓后山,潜心读书思考,著书立说,其力作《权力拜物教》《云影集》等,已广为流传,深受有识之士热捧。

围绕社会热点,敏感话题,三人畅所欲言,各类话题随着乡间公路一并向前延伸。不是因穿着单薄的衬衣,难抵夜晚的寒气,三人还不知会走到何时。

打道回府,借坐于白天吃饭的餐厅,三人继续聊着,后有张老三、木林森两友加入其中,话题更多。大家聊中国知青文学,谈湖南知青电视剧本的创作,扯各类轶闻趣事。此时,猛然想起自己拿着宾馆的房门卡,同房间的飞龙兄也许还被关在外面呢。于是匆忙告辞,大家也就各自回房。

进得房间,虽飞龙兄不在,但发现他已经进来过了,心里才觉安心。此时已是十点多,如果在家,这时早已就寝,因一直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可现在睡意全无。知道对门房间住着笑对人生和孺子牛,何不去他们房间聊聊。

笑兄和牛兄均爱唱歌,尤其牛兄加入多个合唱队,是一位经过专业训练,很有些功底的歌唱爱好者。本人嗓子不好,不敢涉足此道,只得常用琴声抒发心声,但这不表明自己不喜欢歌,常常自己唱给自己听,自己感动自己,自己原谅自己的嘶哑嗓音。

谈起唱歌,子牛兄兴致极高,从如何运气发声到咬字吐音,均一一道来,且当场示范,让人顿悟,如他说的声音靠后,这是一个较为专业的问题。我不懂,他解释:靠前是指在口腔的前部,声音较为尖仄,靠后是发音尽量靠喉部,音会显得宽厚,共鸣强……

笑兄谈到唱歌时应放松,尤其注意下巴不能紧张,要感觉像没下巴一样,不能用力,否则即产生紧张感……

告辞出门,已是11时许,这堂音乐课上得我睡意全无。回房间后,与飞龙兄聊了会儿。他是靖县知青,70年代与我几乎同时从两个不同的地方转点到浏阳张坊同一个大队。当时他和转点来此的几位江永知青一样,木工无师自通,技术精湛。他还是一位地道的体育爱好者,足球是他的强项。两人深夜闲谈,话夹子一开,他又给你打开一道体育大门,让你感受到体育锻炼的妙用。

要睡了,明天要早起赶船游览夷望溪呢。躺在床上,想着与朋友们的各种交流,竟不知自己此行究竟是旅游抑或是向朋友们学习来的。不由在心中感叹:知青朋友就是一个大课堂!

次日晨,我们的队伍分乘三条船,从沅水向夷望溪开去。

夷望溪是沅水支流。沅水碧绿清澈,微波荡漾,偶有小船在江上飘过,让我忆起孩提时光着屁股戏水时的湘江。可而今的湘江却面貌全非,混沌不堪。报载政府拟花巨资将湘江打造成东方的莱茵河,这当然让人振奋。但“先破坏再治理”,我们真走不出这个怪圈吗?

看,水心寨!草根兄提醒。船靠岸,一行人舍舟而上,夏悸姐攀于最前,我紧随其后,崖径阶梯陡峻狭窄,台阶或在原石上靠人工一钎钎凿出,或用外地花岗石铺就,虽石阶两旁置有攀附铁索,但必须小心翼翼手抓铁索攀登,决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将“一失足成千古恨”。气喘吁吁终于爬到崖顶,“无限风光在险峰”。伫立崖顶,东望浩瀚沅江,漫江碧透,孤舟静驶;南望夷望溪,如锦缎飘逸,缓缓而来。远处,群山起伏,阡陌纵横,山路如练,宛如一幅巨大的山水工笔画展现于眼帘,置于画中,顿感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水心庵由下而上依次排列下、中、上三庵,踞山顶,临绝壁。功德碑上记录居士或乡民的捐建款项。庙内仅有一妇女供应香火,只听她对着我们操着“德语”:您远道而来,烧炷香,许个愿,保您平安,全家幸福。从她这几句得体的话,有谁不愿在功德箱捐上几个钱,拿着她递过来的三根香,许上心中的愿?  

与妇女交谈得知:三间庙堂均为一九九八年修复。过去下中上三座庙,依次供奉的是千手千眼观世音;傩公傩母;马伏波、关老爷和杨泗将军。那时香火相当旺盛。但小庵堂终躲不过文革一劫,惨遭灭顶之灾,惟有残砖断瓦、碓臼水井等遗物无声地向世人倾诉其惨痛历史。

下山后,登船继续前行,不久,船至一处,下船攀高数步,但见一幢全木制的农家乐舍,很是气派,周围是大片平整土地,一老农在挥锄种地,此地三面环山,周边散落七八家农舍,袅袅炊烟,鸡鸣犬吠。越过平地,奔向空旷中那棵古樟。树干粗壮结实,周身找不出空洞疤痕,也无虫伤雷劈之痕迹。此树直径约1.6米,四人方能牵手相围。树冠似云,遮天蔽日,树叶正绿得新鲜。古树旁,有一小小土地庙,庙旁,端坐一矮小男人,手执一把香,但并不向游客兜售。

船老板在船上曾介绍,此古樟已千年。大家信以为真,面对古树纷纷称奇。我仔细观察后,断言此树不会超过三百年。凭我经验,树龄不能仅看其树干粗壮,不见得树干越粗树龄越大,有的树干小的反比粗的树龄大。看其树龄主要看其苍老程度,真正是千年古樟,一定是满目疮痍,枝叶凋零,一副仙风道骨状,而此树则是绿叶婆娑,正值春风得意样,何有千年?有人对我的推理不以为然,于是问那位守在土地庙前的男人,那男人不假思索地老实告知,此树二百八十年。

告别古树,继续登船前行,两岸山峦叠翠,草木葱茏 ,偶有几户农家房舍,或现代小洋楼,或老式木板房。说实在的,那贴着白色瓷砖的房子实与周围风景不相称,感觉倒是那土砖瓦屋,木板老房,点缀于山野之中,甚是恰当。

听说要将船开到船老板家去,大家都说要得,看看他们的生活,喝一杯今年的新茶,不也是一快事?

到了,一幢二层楼的贴瓷砖的新房呈现于大家的面前。海韵妹妹兴奋得在屋坪前手舞足蹈。大家在屋前台阶上照了集体照,喝了新茶,参观了房前屋后,这人家厨房挂的一条条又肥又长的腊肉熏得金黄,煞是馋人,一看便知此猪被宰时至少有300斤。问女主人,告知320斤,喂了整整一年,她家每年喂一头猪。这不,栏里一头白洋猪正在愣头愣脑望着这些不速之客,它是否也像人一样,喜欢看热闹呢?

……

别了,美丽的夷望溪;别了,秀丽的沅水!


 

P4230089.JPG
P4240096.JPG
旋转 P4230091.JPG
P4240103.JPG
P4240115.JPG
P4240118.JPG
P4240125.JPG
P4240127.JPG
P4240129.JPG
P4240145.JPG
P4240147.JPG
P4240149.JPG
P4240151.JPG
P4240155.JPG
P4240159.JPG
P4240172.JPG

回复 1# 峭壁松

 

16.gif
2011-4-27 00:22

_凤凰博客:http://blog.ifeng.com/2471114.html

TOP

回复 1# 峭壁松

   夷望溪流尽春色,松兄溢出美文,松兄的图片,谈不上摄影的技术含量,那景却十分诱人向往,与其那笋如小鸡崽破壳而出一样,那笋尖尖哟,大有刺破蓝天之势。

 

   我们的老知青,都是饱经风霜几十年的老者,阅历丰富,只要热心交流,个个都是老师,难怪峭壁松兄发自内心的感慨。

来自儿时仰望星空的梦想,梦想的追寻和失落,天空中横亘的星河,光华璀璨却遥不可及。 月光下,宁静的湘江河畔,落水声打破了宁静,惊碎了月影,击碎了无忧无虑青葱岁月的梦……。

TOP

    好文,美图。真情,秀景——多迷人,多感人呀!谢谢峭壁松欣赏和赞美我的第二故乡!其实西溪水库也非常美,会令你乐不思返呢?
我智慧的小船高扬着帆,航行在较平静的水面上,把那苦恼的海抛在后面了……(神曲)

TOP

 

 

 

 

                                   别了,美丽的夷望溪;别了,秀丽的沅水!

            夷望溪夷望溪,你如诗如画的山水,引来了篇篇美文,目不暇接呀!读峭壁松君的《夷望溪的召唤》,文字清新流畅,内涵丰厚,我为知青情谊而感动,为君的文采而折服,拜读了!

让每个人在太阳下都有一个位置。

TOP

山水情.jpg
2011-4-27 00:45

 

初见峭壁松君山水画,情在写意中!

 

腊肉.jpg
2011-4-27 00:44

 

浓浓乡土美味不用唤,香飘珠江畔!

人生一世走呷运,酸甜苦辣都尝尽,但愿记忆皆美好,横扫坎坷立苍穹!

TOP

 

     峭壁松友文章真是了得,行云流水,人、物、事、景一一清析.人:枫林过客、草根思者、唐老师、渠江飞龙、笑对人生、孺子牛、夏悸、海韵等.物:大巴、宾馆、房卡、三条船、沅水、夷望溪、水心寨、水心庵、古樟、船老板家、320斤肥猪、金黄腊肉等.景:万亩竹海、笋、天空笑脸、胆光白云、崖径狭窄、草木葱茏等.事:出游夷望溪、是笋是竹、与枫林过客谈写作、三人行听唐老师谈"道县大屠杀"、与笑兄和牛兄学唱歌、渠江飞龙侃足球、古樟年岁等等.洋洋洒洒五千来字读来顺畅,谢峭壁松友了.

TOP

峭壁松君文采了得!既有对夷望溪春色美景的描绘,又引来对人物的记叙与内心的感慨。文章行云流水,情感皆在写意中!学习了!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TOP

回复 8# 霸哥

 

行走青山绿水间,流连竹海农舍前,与知友说文论道,任晚风清新拂面,峭壁松好文章啊!

 

拜读了,谢谢!

 

茶道.gif
2011-4-27 09:03

TOP

    神游夷望溪,既领略了山山水水的自然风光,又与笑对人生,峭壁松兄的畅谈,我真有同君一夜话胜读十年书的感受,三人行必有我师。

   拜读了峭壁松的美文,学习了。

TOP

   这才是一篇真正游记!有情有景有动有静更有思索。

   短短一天多的时间,峭壁松居然能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时间在充实自己。

   如果说那次在瑶山品味楼我读出了你的真,那么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你的实。

   我仅仅是用相机旅游,你是用心在旅游……

TOP

 

 

别了,美丽的夷望溪;别了,秀丽的沅水!

 

 

  峭壁松君文采确实了得! 正如夏悸姐说:我是用相机旅游,你是用心在旅游!

“做人要有人品,上网做ID,要有网品”

TOP

有峭兄此文,夷望溪一游就完美了!

TOP

     峭兄美文拜读了!你此行的收获大大的!

TOP

峭壁松 文章那个写的行云流水,点点滴滴观察细致,一次率性的旅游,他就十分费心,写的入情入理,使我这个参加了旅游的人,原来走马观花,可再看这篇,重新审视我这两天的经历,在这里又重新获益,谢谢峭壁松

TOP

峭壁松神游夷望溪游记写得真好,情景交融,文笔顺畅,使人如亲历其境。学习了。

TOP

回复 1# 峭壁松   二马 发表于 2011-4-26 23:43

二马好:谢谢跟帖,品位楼一别又是多日,网上相见如见其人,你虽居津市,离长沙数百公里,但总让我感觉近在咫尺,这是网络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记得当年养蜂,往返津市,坐一次船得花上20多个小时,在船上实在无所事事,喜欢站在轰隆响的发动机房,看船员的操作,听那单调的响声。船上有热饭菜供应,永远都是粉丝做菜。有时站在甲板上,看着船头劈开的浪花,想着心思,不知这漂泊的岁月到何时?我想,如果我今后得闲,一定要到津市走走,看看我当年放蜂的窑坡渡、新洲等地,见见我那时玩得好的送我照片的一位姑娘,当然不知能不能找到她。去了那里,肯定是要会会你的,到时可别借故不理我呀,哈哈!

TOP

回复 1# 峭壁松    夷望溪流尽春色,松兄溢出美文,松兄的图片,谈不上摄影的技术含量,那景却 ... 夜深人静 发表于 2011-4-26 23:57

人静兄好:谢谢你的跟帖和加精鼓励。此次夷望溪之行,是我这两年多的首次出远门,湖知网数次大型活动都未能参加。这次虽然仅短短两天一晚,用一句俗语叫做“牛一样的去,马一样的回”,行色匆匆,走马观花,放飞心情而已。这篇拙作也是对这次旅游的梳理。今后还盼有机会与人静兄一起参加活动,谈谈心。但愿心想事成,相信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TOP

    好文,美图。真情,秀景——多迷人,多感人呀!谢谢峭壁松欣赏和赞美我的第二故乡!其实 ... 孟晓 发表于 2011-4-27 00:30

孟晓兄好:谢谢你对拙作的鼓励,此次遗憾的是你未能同行。游览你的第二故乡,感受那一方水土风情,如有你的参加,不是更添一份情趣吗?你说的西溪水库,今后有机会邀你同行,想必也是一快事。

TOP

                   &n ... 麓山远眺 发表于 2011-4-27 00:44

远眺君好:谢谢你的鼓励。上次你在家接待二马,知你身体有些不适,请多多保重为盼。祝你和天凉兄身体健康,一切顺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