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12月30日的流水账

 

12月30日的流水账

   

    上午九点起床,每晚十二点关电脑,躺在床上看三个小时书,上午九点起床这已成了我多年的生活习惯。


    早餐煮面条吃,十点到五一广场附近的《湘都烤鸭专店》买回五只真空包装的烤鸭,每只38元,这是我女婿最爱吃的品牌烤鸭,每到年节寄几只给他,疼女不如疼男啊。


   回来后忙着打包,五块腊肉、二条大腊鱼、两块腊鸡腿、五只烤鸭、一大包干马齿笕,一大包白辣椒,共重9.5公斤,顶着寒风送到园通快递托运,这是我给远在南疆库车女儿女婿的过年礼物。

    办完托运雷急火急打开湖南知青网,看帖子回帖子,连饭都忘记搞了。老妻跪在拜凳上叫,水都烧烂了,快洗菜搞饭。遵老妻之命,依依不舍地丢开电脑去洗菜煮饭。


    下午两点半,饭菜上桌,红烧刁子鱼、芹菜炒香干、油淋辣椒、罗卜菜。边看电视边谈家务边吃饭也是一种享受,过去吃不饱半饥半饿还要干重活,今天什么都有吃了却因糖尿病不敢饱吃,老妻虎视耽耽只准我吃一小碗,仍是半饥半饿,甜的坚决不让我吃,唉,天生的苦命。

 

    饭后一根烟一杯茶,正在韵味,好友齐石坚来了,一看钟,三点半了,齐石坚在画社上班,每天上午一幅画下午一幅画,月薪五千。今天任务完成了,所以他三点就下班了,特地来看我。特地给我送来一本精美的厚厚的大画册,上面有他的入选作品。


   齐石坚是齐白石侄孙,画有白石遗风,但为人比乃祖豪爽贤明,他的画在上次拍买会上单幅成交11800元,他分文不取全捐给了贫寒学子,在江永他还一万、五千地捐给江永的学校。他赠给我的画有五幅之多,他每周几次电话,谈诗谈画谈糖尿病,我们不但兴趣相投也同病相怜,不过他的糖尿病比我的轻些。

 

    与石坚谈兴正浓,老妻提醒我:你下午还有个约会吧!啊!差点忘了,早几天犟牛和燕归来就邀我星期三下午五点半到港岛歌厅欣赏歌厅文化并共进晚餐。已经5点了,我赶忙搬电动车。石坚劝我天太冷别骑车。


    赶到港岛,犟牛燕归来正在等候,他在“呷铺”二楼包了两个单间,除我外来者全是黄浦后裔,18人中我仅识四位,但十八位全认得我,大概是上次360人免费瞻仰彭德怀故居让我这个猛子虫臭名远扬了吧。


    这餐饭从五点半吃到八点半,十八人边吃边聊,谈黄浦精神,谈抡救历史,谈慰问抗日老兵、谈网事、谈友情、谈得热火朝天。


    黄浦后裔栏目人虽不多,不足200人,但他们栏目红红火火,他们组织最严密,人员素质都很高,更重要的是他们最具有奉献精神,他们对抗日老兵的关爱他们付出的爱心精力钱财比任何慈善机构更艰难更扎实。我为他们深深感动。


    八点半,我们十八人进入港岛两间包箱,从聚餐到欣赏港岛的歌厅文化,都是犟牛夫妇掏腰包为东。


   对于歌厅文化,我不便作评。年龄不同爱好不同,我喜欢轻歌漫舞,不喜欢震耳欲聋的嚎叫和扭泥作态,当然,整个演出也有些如空中飞人杂技和长恨歌改编的大型歌舞剧很不错,看来,港岛的经营还没摸准自己的市场定位,高雅与低俗并存,比田汉差远了。


    演出将进行三个小时,11点半我怕无公交车回去,起身告辞,在座的一位黄浦后裔忙拉住我说他有车送我回铁道。

 

    感谢相聚的十几位黄浦后裔朋友们,我虽然喊不出你们的名字,有的朋友甚至可能初次见面,所有朋友都对我热情如火,让我在这个寒冬里感受到了极大的温暖。


    12点回家,我习惯性打开电脑,老妻骂我十二点还开电脑,你是找死并顺手按下电源强行关机。


    电脑开不成,我只好躺在床啃书。


    凌晨三点,睡意袭来,我手倦抛书关灯入睡,这时老妻早己进入梦乡了,因为明天他早上六点要赶到麓山寺拜佛。


   正在似睡非睡之中,手机响了,老妻也吵醒了。骂道咯是那扎疯子冒天亮就打电话,我抓起手机一看一笑了之来电。北极熊变了夜猫子,他一笑了之我却哭笑不得,只好耐着性子听他闲聊,足足聊了十五分钟。


   打完电话钻进被窝,睡意全消了。唉!不知怎么我想起了司马在五丈原评孔明之语“亮食少事繁,将不久于人世矣”。

 

想要活下去,看来我确实要改变生活习惯了。

大哥是日理万机身不由己呀!一定要保重身体哟!!!我昨天下午上班时和压力山大.大卫王和大卫王的爱人黄老师在我的办公室见面聊天,(我和大卫王夫妻是一个学校的)他俩夫妻都与你一起见过面吃过饭。我也过了一个充实的2011年最后一天。

1112312144e54298288a28045d.gif
2012-1-1 09:30

热爱生活,兴趣广泛,性格活泼,待人真诚。喜文学艺术,爱时尚旅游。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