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难忘的岁月 短篇一 守野猪

难忘的岁月fficeffice" />

 

一九六四年我们衡阳市首批126名知识青年插队落户到郴州偏远山区桂阳县,距今整整四十七年,我们现在都是年逾花甲的人了,回忆往事,苦中有乐,余味无穷。

 

守野猪

 

 

盛夏至初秋的日子,稻谷抽穗、扬花、灌浆、结实,在那山坳坳的梯田里,层峦叠翠之间夹杂一些嫩黄,田埂上连着几人深的荆棘灌木丛,种田人踏出来的小路也都被杂草荆棘覆盖,这里也是野猪、獐麂活跃的世界,太阳还没有下山,人烟稀少的山脚下梯田中就可能有野猪的出没,次日清晨社员出工就会发现稻田里边的稻禾倒了一片,稻穗撹拌着田里泥浆,一片狼籍,田埂上是野猪翻动的新土坑坑洼洼,农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每到这个季节生产队都决定派人晚上守野猪,我们这些下乡知青天不怕、地不怕,又是单身汉,这自然是队长派工的好对象,搭配一个社员,早早吃了晚饭,或者带上几个烧皮红薯,赶到山坳里事先搭好的茅棚,度过一个漫长而又有趣的夜晚,茅屋里有松树桩支起的木床,床上垫上稻草,摊上一床草席就往上面一躺,那时没钱买煤油,一般很少点灯,我们就坐在床上聊天,海阔天空,消磨漫漫长夜,外面有时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团,有时是月明星稀银空万里。

那时社员很喜欢和知青在一起守夜,知青可带来山外面城市的消息、报纸上的新闻,另外知青一般都有手电筒或马灯照明,而社员自己夜里大多使用干苎麻杆、向日葵杆或者燃烧富含松脂油的松枝。当然知青们也高兴与社员一起守野猪,因为可同社员聊家常,了解当地风土人情、山区农民的一些陈年旧事;二是守野猪新鲜刺激,正适合青年人的口味,在荒山野岭畔黑灯瞎火,好奇和紧张交织,上半夜我们得在稻田四周放声吆喝,变换各种腔调制造噪音,在这空旷的山谷间常伴随着连串的回声,喊了一阵又要沿田埂用灯火照明寻找野猪的足迹,有时用鸟铳朝天呜放几枪,这对我们这些城市下乡小青年是件多么富有吸引力的趣事呀!尽管如此,乖巧的野猪还是会下田作乱。记得有一次在一个远离村庄的山窝子里,因野猪的猖狂,大队的民兵营长亲自带了一把半自动步枪,我们想办法在枪前端梆着一只手电筒,电筒能装有四节电池,强光照射处就是枪弹中靶处,这种方法非常准确,只要野猪下田,既使它再敏感也难逃一劫,我们知青就手里拿把镰刀,匍伏在沾满露水的草丛中,大气不敢出地静静守候,周围黑洞洞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息,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山那边传来悉悉声响,大家严阵以待,过一阵子又听到哗哗水响,民兵营长朝声音方向突然拧亮电光,瞬息间一只硕大的黑影从稻田里边向山坡上一窜,几乎同时一声剌耳的枪击声划破寂静夜空,等我们回过神来时,那只黑影已逃之夭夭,消失在对面黑茫茫山坡的灌木丛中,我们走近去看,周围的柴禾倒了一片,茅草上沾有少许血迹,可能没击中要害,野猪已早无踪影,但自那次以后,那处山窝里的稻田一直没有野猪的骚扰。

吸引知青守夜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守一晚可同社员一样得到3个工分,平时白天劳动一天,社员可得10分,男知青可得7~8分,女知青只能得5分,在这里可体现到同工同酬,当时甚至还有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有一个大胆好强的女知青,看到男知青每晚在野外睡一觉可轻松、有趣地得3个工分,而自己辛辛苦苦干一天才得5分,太划不来,就闹着也要去守夜,但没有哪个女知青愿意同她一起前往,于是她只身一人卷起铺盖,拿起镰刀、手电消失在茫茫夜幕中,来到荒山野岭度过了一个不平凡而寒冷的夜晚,,在那对毛泽东赤胆忠心的年代,山区农民生性纯朴,平时对知青都是呵护有佳,一夜过去平安无事,次日清早女知青回来乐呵呵地说,自己除起来吆喝几阵野猪之外,一夜睡得又香又甜,还赚取两个人的工分--6分,真是划算。至今这个故事在我们当年知青中仍留为美谈,真是余味未尽。

 

 

           

TOP

         石鼓隐士你好;拜读了大作,朴实无华,没有亲身体体受是不可能写出这么细巧的好文章,谢谢

   .提个小建议,字帖大一二 号,六角几的人哒,看起来吃亏呢.等着看连续剧.

虎哥.jpg
2011-11-25 19:47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