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人生旅途》 绥宁行摄

 

绥宁行摄

 

1.2008年4月18邵阳。绥宁定远桥。

人间四月天,草长莺飞日。群山起伏。整片整片无限展延连绵不绝的绿色,不由分说肆无忌惮的满灌眼框。正当为绿所腻时,又见山花姹紫嫣红的忽闪。那是万绿丛中的独树一帜,自然熨贴地点缀。说它娴静不愿招摇不对,说它妖艳不甘寂寞也不是,只因那束烂漫鲜活灵动,直把人的所有情愫都触摸到了。有山就有水,静静泊在谷底的,潺潺漫过苔石的,匆匆跌下峭壁的。有水就有相傍而栖的苗家村寨,还有袅袅升腾的青烟。

一切都太完美了,以至于无论是在哪一个层面,或者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绝佳的画面,一幅水墨泼就的巨幅长卷。

这就是绥宁。当我们奔向她的怀拥时,已然奋不顾身,只愿融化汇入那片天地山水间。

我蜗居长沙,一个橘子洲窄狭,岳麓山低矮,管教游人心理落差三千尺的城市;一个矗着不知是辣椒还是火炬的玩意儿,莫名其妙堆砌出立体形色的城市;一个在革命家名号的歌厅里讲荤段子,官封“红色历史名城”兼得“脚都”诨号的城市;一个与古汉裸女朝朝暮暮,痴痴狂狂选超女的城市;一个讲道德讲廉政讲惟楚有才,又不耽误纸醉金迷情色销魂的城市。崭新与古老、繁华与破败、高雅与粗痞、成功与挫败、升官发财与下岗贫困等等,许多相斥相悖的概念在这里都毫无理由地搅和一起,把你搓磨挤兑得满身疲惫心伤累累,只剩下了一声叹息,只想给灵魂寻个去所休憩,逃离浮躁,皈依安宁。

这就有了去绥宁的理由。绥之以宁,这是她自宋朝建县以后信守千年的承诺:施以安抚,给予宁静。还有比这更可意的去处么?我们踏上了旅途。

话还是得从头说起。一个月以前,邵阳的舒政委邀我去参加一个法制座谈会。电话里说:“顺便去看看绥宁吧,那是我的故乡”。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心念着家乡好,恨不得让天下人都分享这份情感。

4月18630分驱车往邵阳。随行者有进红夫妇,也是一对厌倦浮躁喧哗心想绥宁的角色。还有浏阳河人,我拜的摄影老师。不知哪位非名人说过:没有文化的Dia级干部玩麻将,有文化的玩照像。我当然要文化,于是将这次出行命名为“绥宁行摄”。

9时到邵阳。走进会议室一看,多是风华正茂的年轻警官,不少人还扛着“双钩大曲”。原来中国警察的警衔分为五等十三级,最低的衔级是二级警员,肩上的标志是双钩。这都是些新招进的嫩火呀,我讲些什么呢。

我说,社会是如何看待警察的呢,打个比方吧,请从兜里掏出香烟盒看看,一方面是精美包装暗示吸烟很惬意,另一方面却是冷峻提醒“吸烟有害健康”,诠释着一种矛盾的心态。

我说,社会不是伊甸园,各种不期而至的侵害、危害或灾害随时可能突发,公民要求国家提供安全盾牌,国家需要一群职业人能所担当。这就是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警察的理由(权力)。但是,警察者,国之凶器也。稍不小心,伤敌或自伤均在两可之间。为什么,兹因警与匪其实都为暴力胎生,请看香港的警署办公室和黑社会的聚事堂,所敬奉的行业神都是关公。

经典的法学理论主张限制警察权,很多国家的老百姓只要警察当“守夜人”,那是基于一种担忧:晚上万一碰上强盗了,喊警察不来怎么办。而在中国的某些地方,老百姓可能还多几层担忧。比喻说,那警察来了后不抓强盗,或者跟着强盗一起行抢又如何是好。

我说,危机风险催生警察行当,与狼共舞塑造警察特色,不牟私利特铸警察的行为操守。

舒政委中餐作东,又派李主任和李司机随行。饭后我们驱车向西南方向行程210公里,经洞口县、武冈市、城步苗族自治县后进绥宁县境。一路所见,就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幕山水画境。

既然是“绥宁行摄”,所以我们在出行前约定,沿路一见有好景点,就高喊“踩一脚”。现在大家都喊踩一脚,原来有一座单孔半圆拱的青石桥古朴威严的矗立,名曰“定远桥”。

定远桥于康熙皇朝年间,由绥宁知县捐出自己的俸禄银子而建。这知县贪官清官现不论,反正桥旁立碑刻字 “范成龙”,青史留名400年,现时共和国的湖南省政府将此列为保护文物。

远看定远桥,依山而立,借得雄浑高耸之势。近看三层飞檐,四面翘角状如新月。二十几节阶梯拾级而上就入廊庭,里有极具苗家建筑元素的外弧形栏杆和长板凳,路人可歇憩,苗家的阿哥阿妹也可倚栏细语对情歌。

古时,定远桥扼守进出绥宁的咽喉要道,相传太平天国的石达开部和后来的红军都曾从此桥经过。桥面的青石板油光发亮,当是数万计的鞋底脚板磨光的,无数计的汗滴浸渍发亮的。

桥下有河,清澈见底,水流湍急。浏阳河老师现场授课,嘱我用16之秒的速度,F22的光圈拍湍流。那边厢蚕宝宝却已摆好了帕斯,一味心思的等着我去。浏阳河老师打趣道:出外摄影最怕什么,最怕堂客们“到此一游”拍个照。

下午4点才到绥宁县城。住宿办妥后李主任提议,晚饭到山里面的苗家吃去吧。这是一个绝妙的创意,OK

车进大山里,一座大山怀抱一户苗家院落,门前停满了小车。绕过了一山又一山,户户门庭若市。李主任说,今天星期五,是周末,上等人去了长沙,中等的到了绥宁,蓝领阶层就只有缩在邵阳玩麻将。

车灯照出一个纤巧的身影,一姑娘迎上来招呼着。好不容易寻到了一户人家,难怪人不多,只因刚刚开张作生意。这是一座崭新的木楼,还未经日晒夜露烟熏火燎,除了青灰的燕子瓦以外,所有的柱梁板壁都是簇新的杉木原色,散发着新伐的气息。每个房间里都有一个火塘,有的还在燃火。都夏天了还烤火,这倒是一景。

那姑娘笑着说,绥宁县境为云贵高原东部边缘,森林覆盖面积70%以上,受山岳、森林加上充沛水源的影响和调节,所以这里夏无酷暑,昼夜温差较大,一年四季里,夜间火塘不断火,床上要盖被。话说着说着,渗渗的凉意就上了身。

那姑娘是长沙水利电力学院的毕业生,现在县水利局工作,难怪得侃侃而谈落落大方。

吃饭时手机响了,县局黄政委在电话那头说,“不好意思,老兄,我现在长沙。”我说别不好意思了,只要你请一个兄弟陪我们游黄桑坪,作个向导就行了。

 

2.2008年4月19黄桑坪。鸳鸯谷。六鹅洞。上古堡。铁杉林。

早餐时。一个肩扛一杠三星,气质坚毅的中年男子站到了我的面前,这是黄桑坪所的肖所长,黄政委派来的向导。

我问,小伙子警龄有多长了。答曰12年了。再问怎么会误入歧途的。肖说,他原是绥宁二中的教师,90年代报考公务员当上了警察。深山老林里一蹲十余年,除了鼻梁上端着的多圈眼镜外,当年教书先生的书卷味已荡然无存,换成了大山一样的深沉和缄默。

肖所与李主任为前导车,我们随后。往黄桑坪去的路好走,全是水泥铺就,蜿蜒盘旋围着山转,万般葱绿之中隐隐约约,婉若一条环绕飘逸的白绸带。

车在群山连绵里好似大海行船,那辆前导车起起伏伏,眼看一下隐没无觅处,我们的司机小符赶忙一脚油门追上;蓦然间它又近在咫尺冒出来,又赶忙踩刹。我说你就别折腾了,这不是城里,进山的路就这一条,还怕会跟丢吗。

车到哪里,哪里就是一幅画,美不胜收,我们不停地“踩一脚”。“摄影沙龙”的版主蓝天白马一句言:“数量出质量”。大师的话儿记心上,关键是要落实在行动中,现在我长焦点射、广角横扫,不住地咔嚓咔嚓。

轮到前导车着急了,老等不见我们过来,赶紧着打电话:“出问题了吗。”

我摆起谱来作解释,这摄影师和一般游客不同的,那游客是些什么人,俗人。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到此一游”拍个照,要的是来过看过没错过。摄影师呢,那高雅和艺术是相当的。一处风景要多方考究,如何构图如何用光,讲的是意境和内涵。

肖所笑道,也难怪你们不愿走了,这里就是著名的鸳鸯岛呢。

我一下茅塞顿开,难怪这里谴绻多情。一道山溪迤逦而来,淙淙潺潺;一条小径蜿蜒而去,悠悠静静。有森林周遭遮遮蔽蔽,有花草牵绊缠缠绵绵,有清风撩起衣角拂动发梢微微醺醺。

进红夫妇有了意思,携手只往幽处行去,那里的小径被落叶覆盖鲜有人涉足,步履过去“窸窸”作响。这般氛围营造的情怀叫初恋,或萌发或回味,怎忍得匆匆离去。

车攀山岭向高处。一庭阁临崖玉立。精巧细致,线条生动,翘角如鸟展翼,飘逸欲起。六鹅洞到了。

黄桑坪内山水妖娆,密林深处峭壁陡立,急水冲槽破岩飞漱的瀑布有大小十几条,最为壮观的当属六鹅洞瀑布。现在我们是隔山远望,只见林密幽深处一股激流直下数十米,犹如巨幅幕帘临天长挂。

大凡奇妙之地必有古老的传说,据传有六位仙女常来此裸浴嘻戏。不料被正在此山砍柴的樵夫发现了,仙女们羞得慌忙变成了六只天鹅。走遍中华的风景名胜之地,到处都有男子偷窥美女裸浴的案情,千古传承“艳照门”。

告别六鹅洞,下山。盘山公路婉转回旋,每个弯道都在90度以上,弯道旁立着一个大而圆的反光镜。小进突然喊踩一脚。为何要停车?小进手指那个漂亮的反光镜,里面有一个村姑在扬手。

村姑搭便车,车上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你为什么不穿苗族服装呀?”“不是过年过节,我们苗族人不穿民族服装的。”浏阳河老师一听“过节”两个字就兴奋起来,“你们不是要过一个‘姑娘节’的么?”那村姑说,每年的农历4月初八,是遂宁苗家的“姑娘节”,这时侯,娘家人要把出嫁了的姑娘接到家里来过节。村寨里喝烧米酒,吃黑米饭,载歌载舞,青年男女则互对情歌,挑选终身伴侣。

古老的民俗风情娓娓道出:传情吹木叶,恋爱对山歌;妹妹出嫁哥哥背,四月八日饭染黑……。母性崇拜的遗风今犹在,凭这一点,就足以使挣扎于父系时代里的浪子们向往思归了。

车在水边靠停。村姑下车关关雎鸠,深情邀请有机会去她家过四月八。浏阳河老师情未了,车已开动了,还伸长脖颈讨要她的电话号码。

现在,我们要去向另一方茫茫林海处,再没有平整的水泥路可走了。山路崎岖坎坷,车行颠簸摇晃,为何不避艰难,只因有一个古老而刚烈的村庄在召唤,那是“上堡古国”。

越往上堡去,心中疑窦越深,一应的山重水复,古树掩映,没有特别之处。区区村寨敢以国号自称,何以骄狂至此。

村口一古老石桥横跨山涧,一株千年老树虬枝苍劲,傲然俯瞰我等似如的朝觐。老树之下立一石碑,“上堡古国”四个大字古朴苍劲。细读碑文知道了原委。

明天顺年间,当朝无道,官逼民反。苗民李天保在此揭竿而起,占山立国,自号“武烈王”。其势波及湘桂黔三省的悠悠苗疆,盛极一时。其后虽被清军镇压,但火种仍在三苗子孙中世传不灭,如若不信,且请注意此地的苗族兄弟,一律腰后立插柴刀一把。浑铁锻打,通体黢黑,白刃一线露出锋芒,透着刚猛彪悍,分明不单是吃素的。

过石桥、沿山涧前行。抬头仰望一座古门楼。斗拱飞檐,显露威势。下层两侧通透成围廊,中间一条石板路穿越过去,与山涧并行直至村尾,然后逶迤隐没入莽山林里。

苗家木楼沿石板路与山涧两侧错落展沿。陈旧的青黑色,新建的茶桐色,垒石块插篱笆围成屋场。

苗家淳朴热情,随便那家都可进去一坐,既不矜持也不矫情。浏阳河老师高兴地说:我拍了几张好肖像,那老娭毑真的好,随你如何调派都配合。我不相信,也去试了试,果真如此,原来这古村不寂寞,常有摄影的美术的前来采风,老婆婆经常做模特,已经具备了专业素养。

中午在黄桑坪镇用餐。肖所满满斟上苗家酿的米烧酒:感谢长沙兄弟到这山野之地的基层所来作客。

我问,你管辖的领地有多大。答曰30平方公里,内有十几级座海波千米以上的崇山峻岭。近3万人口,其中有汉、苗、侗、瑶和土家等5个民族。

哇噻,这不是一个大地主吗?肖所苦笑起来,“个人年收入不过两万元,一个所6名警员,两台摩托车,这就是我的家底。”每天翻山越岭,夜不归宿倒也罢了,愁的是现在有6个嫌犯在逃,没有经费去抓。

我概然道出自己的一番心悟,警察的职业忠诚是这样夯实的:警察对国家绝对信任,这种信任在危机时刻敢以生命相托;国家对警察绝对承诺,这种承诺是切实的职务保障和利益回报。这就好比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哪一面都不能少。

午后向源头山进发。进口处一木牌坊上写“铁杉景区欢迎你”。眼前一条砂石路凸凸凹凹,李主任的别克车进不去了,我们的金杯车一往无前。

进了这方土地,依旧是林海茫茫,但是多了田间农舍。山坳间梯田层层铺叠,翠绿葱茏里的木楼青灰黢黑,人间烟火氤氲袅绕。亘古洪荒,世道苍桑,遥远的歌谣世代相传,不绝于缕。

有田间农舍就有家畜牲口。我在4月初去过江永,那里的人文景观与这里大同小异,但“畜文景观”却意趣别样。在江永,拦路的是一条又一条的狗,它们当家作主,自在地、快乐地、威严地或漫游或躺卧在路当中。而这里却是黄牛党,眼前就有一头母牛横在路中央,把奶头嘬进牛崽崽的嘴里,演绎着舐犊情深,哪管我们的心急火燎。小符按喇叭,那牛竟有了脾气,牛角对着车头“咣咣”就是两下。这哪里是缺乏交通安全意识的问题,简直就是称王称霸。

车到一个山坳再不前行。源头山到了。绥宁境内海拔千米以上的山麓300余座,源头山是其中之一,高1050,是长沙岳麓山的3倍。我有点心虚,爬不爬呢。

前面一干人没了踪影,密林里传来啧啧不住的赞叹声,好风光岂能错过,我拄着膝盖提起脚来。

山顶到了。但见一片树群秀于万木林中,林冠如伞笼罩四周,这就是闻名中外的长苞铁衫,我国的特有树种,国家重点保护。肖所说,小日本要用一架飞机换一颗铁杉树,我们还不干呢。

植物学家说铁杉,堪称活化石,是冰川世纪幸存下来的物种。老百姓说铁杉,却是美丽传说“生死恋”。话说一铁杉树在民国年间被砍伐,只留树根在土中。没想到50多年后的今天,那树根依然鲜活如初。挖开地表层察看,只见相邻的铁杉树的根与根相嵌合融,形成了一体的生命网络,物化为“活树养伐根”的奇观。

我们在这片铁杉群落里徜徉徘徊,目睹枝干挺拔相拥、根系缠延相融、生生死死不离不弃的衷情,心如春绿翡翠欲滴。那里有一株高32,胸径1.07的铁杉,我和蚕宝宝、还有进红夫妇双双对对树下留影,以此宣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夕阳没入憧憧山影里,归途召唤。唉,能不住县城吗?夜宿大山多惬意呀,肖所读懂了我们的心思。晚饭后,“中南林学院植物生态基地”让我们住下了。

大山深处的夜晚是一种静谧,镜寂芳清。思想变得如此空灵,尽可让梦境徐徐盈满缓缓笼罩。恍若间时空倒回,蜕变逆转,人又缩入子宫里,徜徉羊水中,只听到母亲的眷爱心跳和朦胧软语,何等的温馨融暖,这本是我生命最先在最源初的世界啊。

 

3.2008年4月20江口塘水库。滩头镇。

浏阳河老师拿出了一本“摄影之友”,这是他来遂宁之前,在旧书摊上5元钱掏得的宝物。上面刊有“绥宁山水”风光照,其中一处吸住了我的眼球。蓝色基调,清冷、感伤、平静、深蕴或幻妙的情色光谱。沉稳的憧憧青黛是山峦,纯静的蔚蔚澄靛是湖面,生动的粼粼光波是船行。真是天人合一的光影绝景。我记住了那方山水,江口塘水库。

浏阳河老师5元钱掏得的这份寻宝图,策动我们长沙集结进发绥宁。今天早起,队伍开往江口塘。

车过绥宁县城,肖所告辞下车,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我的谢意里有了歉疚。敢问职场内何处的风险最大难处最多,总是哪些人与威胁贴身交手,拿自己的荣誉甚至生命相博,这是一个拷问职业良心的命题。

途经江口塘大桥,一座非常普通十分粗陋的单孔水泥桥。但却在不足100的护栏上,挤密捱密刻着二十几条最高指示,因而让人驻足凝望长思不绝。此桥建于1969年,那是个神圣如史诗的年代,那是个荒诞似闹剧的年代;那个时代红日高照,那个时代黑暗笼罩;那时我们很年轻,那时我们很苍桑。

此桥现正在翻修,我真的希望它修旧如旧,忠实的保留那段历史的记忆。

到了水库码头。80元钱租下一条机动船,好像鱼儿入水,我们欢快地游弋起来。

风吹云动天不动,水推船移岸不移。缘何我有了错觉,倒觉得是天动岸移呢,这都是那静静泊定的一泓湖水作弄人,船行却似凝定,景物傍身倒流。

有小船过来了,我端起长焦瞄准。那苗家少女慌忙用斗笠挡住羞涩,大嫂们却爽气,柔韧力道地摇动浆叶,侧睨镜头笑意盎然。渐渐地那船离远了,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顿生失落。

浏阳河老师却在兴奋地喊“快拍水面”。回神过来再看,原来那湖面纯净平如镜面,岸上景物和水中倒影浑然天成不辨虚实。现被船行划出道道波光,近处涟漪圈圈光轮。所有的倒影都晃悠起来,跳动着碎碎银样般的光点,摇曳出玄妙的幻象。

两岸的景色明媚,万木葱茏,傍水的村寨像是洗过一般,是一种穿透雾气冲破朦胧的清澈。农田各式形形色色,有顺山坡缓缓袒袒的,有沿山势层层叠叠的;旱土翻耕后袒露红土壤,洋溢着孕育的热情;禾田春水汪汪,怀揽哺乳着新嫩的秧苗。阳光在流动,投射在浅黄的土路上,映照出黢黑敦实的木楼,眷顾到田间陌上的农人,且向那无际的绿色倾泻。

这方山水明明万般葱绿,为什么拍成蓝调呢?“你把白平衡设置成荧光灯模式试试看”,浏阳河老师传授秘笈,一试果不其然,但并没有完全对应我的设问。巡天遥望天河,一个被蔚蓝色被覆的小小寰球,那就是地球。蓝色,是最令人仰望俯瞰远瞩的遐思,导引我迈出情感体验的囚笼,面对更宏大更本源的哲学命题——宇宙和生命。

车在回程路上,武冈市用餐后,我们和李主任李司机依依惜别。

车在上瑞高速路上疾驶,现在已是下午四时了,还有一处景点等着我们,那是隆回县的滩头镇。

说起滩头镇,浏阳河老师的口感绝对是好。始建于隋朝,位列全国七十二古镇之一,也是国家现代“民间文化绘画之乡”,有号称“滩头三绝”的滩头年画、香粉纸和色纸。

从上瑞高速隆回出口下再行4公里,滩头镇到了。

看到滩头镇,我们没有了眼色。这是一条令人失望的老街,说古老还不如说破败更贴切,说淳朴还不如说肮脏更准确,它不是被封存而是被抛弃了,简单地说,我们走进了一处贫民窟。带着伤感,我们离开了它。

夜幕里回到长沙,灯红酒绿喧哗浮躁扑面而来,那份恬淡、宁静还有自然敦厚等,存留在了下一次的期待中。

雄鸡报晓

 

_DSC0380.jpg
2011-10-9 00:54

 

 

 

DSC03743.jpg
DSC04086.jpg
_DSC0369.jpg
DSC03741.jpg
DSC03785.jpg
DSC04061.jpg
DSC04176.jpg
DSC04191.jpg
DSC04205.jpg
_DSC0593.jpg
_DSC0602.jpg
_DSC0608.jpg
_DSC0685.jpg
苗汉柴刀.jpg
肖所.jpg
兄弟连.jpg
DSC03530.jpg
DSC03927.jpg
DSC03943.jpg
DSC03962.jpg
DSC03974.jpg
DSC03985.jpg
DSC03992.jpg
DSC03724.jpg
DSC03835.jpg
DSC03848.jpg
DSC03865.jpg
DSC03946.jpg
DSC04006.jpg
DSC04078.jpg
DSC04218.jpg
DSC04278.jpg
DSC03693.jpg
DSC03732.jpg
DSC03734.jpg
DSC03737.jpg
DSC04030.jpg
DSC04036.jpg
DSC04042.jpg
DSC04070.jpg
DSC04103.jpg
DSC04108.jpg
DSC04122.jpg
DSC04161.jpg
DSC04215.jpg
DSC04247.jpg
山路.jpg

返回列表